时 事 动 态

 


贵州歌舞穿越雪凝

 

 

2月4日至12日(农历腊月廿八到正月初六),春节期间,来自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麻江县民族文工团的青年歌舞演员们,身着五彩盛装,在北京国际雕塑公园年俗文化展演现场载歌载舞,热情展现当地苗族、瑶族、畲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的原生态民族歌舞,代表正在抗击雪凝灾害的“多彩贵州”向北京人民拜年,成为2008北京·中国年文化主题庙会的一大亮点。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为重要的节日,春节逛庙会在民间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这个北京最年轻的春节文化庙会上,汇聚了贵州、云南、山西等地丰富的民间过年的风俗和特色产品。在贵州园,许多北京人第一次看到苗族的盛装,听到芦笙的曲调。

为了不耽误行程,大家自己动手在一块一尺多宽的木板底下钉上2根铁条,做了个“溜冰车”。3个人交替着拖车,沿着结冰的公路步行50多公里到凯里市。

这是麻江县民族文工团第一次进京演出,却遇到了贵州省50年不遇的持续大范围低温凝冻灾害天气。2月1日,队员们出发时,麻江县城已经断电、停水一个多星期。

“答应人了,就一定要来!”领队黄国秀既是麻江县文广局副局长,又是麻江县民族文工团团长。接到北京庙会的邀请,她和演员们准备了一个多月。为了不耽误行程,1月31日,已经48岁的黄国秀和同事自己动手在一块一尺多宽的木板底下钉上2根铁条,做了个“溜冰车”。3个人交替着拖车,沿着结冰的公路步行50多公里到凯里市,连夜录制进京表演用的伴奏碟。“从麻江到凯里,平时坐车只要40来分钟的路程,我们走了5个多小时。黄国秀说。为保证文工团按时进京,第二天,麻江县政府特派两辆中巴车,绑好防滑链,沿着结冰的公路提心吊胆地把文工团送到凯里火车站,麻江县民族文工团赴京演出的26人终于赶上赴京的T88次列车。

星夜兼程,列车从雨雪纷飞的南国,驶入阳光明媚的北疆,队员们对于今年的春节有更多的好奇和向往。“在麻江的苗族、瑶族、布依族等各少数民族过春节,家家户户杀年猪、打粑粑、守夜、走亲戚……北京的年味应该更浓吧。到庙会,通过我们的歌舞让大家更多地了解贵州。我们特别想去看天安门、‘鸟巢’,逛王府井、长城,听胡同里的吆喝声,坐过山车。”这是演员们到北京后想做的事。

2月2日,火车抵达北京时晚点3小时53分。许多人是第一次上北京,第一次参加庙会,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人在外过年,既带着对首都的向往,又放不下对家乡亲人的牵挂。

人到了北京,心还在贵州。队员们一到旅馆安顿下来,立即到公用电话排队给家里打电话,听到家中已恢复正常,家人一切都好,才把话筒交给队友。

苗家人过年没有庙会,却有芦笙会。在舟溪有黔东南最大的芦笙堂,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我们苗寨过春节最隆重的一顿饭不是除夕夜,而是正月初一的早饭。”32岁的苗族汉子潘福建是队里的芦笙手,他和妻子吴如兰都来自着名的芦笙之乡凯里市舟溪镇的新光大寨。他俩一个善舞,一个能歌。潘福建告诉记者:“初一凌晨三四点钟,家里的男人就要起来做饭,蒸糯米饭,烧制鸡、腊肉等好菜,祭祀祖宗后,放鞭炮,一家人一起吃饭。让全寨知道我们家吃饭了。寨子里吃得最早的人家这一年的兆头最好。如果哪一家吃晚了,太阳升上山坡才放鞭炮,会遭大家笑话的。”潘福建告诉记者,苗家人过年没有庙会,却有芦笙会。在舟溪有黔东南最大的芦笙堂,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也是整个贵州省最大、最古朴的芦笙堂之一。每年正月举行的芦笙会上,方圆几十里的姑娘小伙子们都聚集这里吹芦笙、跳芦笙舞,非常热闹。

15岁时,潘福建离开了寨子进了凯里的黔东南州歌舞团,后到北京、云南等地驻演。“学了就要学精。”除了从父辈那里学到的芦笙舞,潘福建一边演出,一边学习,学会了苗族、傣族、藏族等数个民族的舞蹈和葫芦丝等乐器。“以后跳不动了,我就在家乡做老师,把我学到的东西教给孩子们。”潘福建说。

站在熟悉又陌生的天安门广场上,年轻人们激动地合唱起从小就会的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并开心地合影留念。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2月3日下午,安顿下来的团员们在北京的第一个集体活动是到天安门广场参观,瞻仰毛主席遗容。站在熟悉又陌生的天安门广场上,年轻人们激动地合唱起从小就会的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并开心地合影留念。对高楼大厦并不稀罕的姑娘们高兴地拉着团长黄国秀说:“见到天安门了,才觉得自己到了北京。”故地重游,潘福建一路上总是鞍前马后地照顾队里的弟弟妹妹们。“我离开北京5年了,回来再看,2008奥运会让北京变化很大,街道更宽阔了,北京人更热情了,客气了。这次来,给在北京的干妈拜年,见到许多老朋友。毕竟在北京呆了12年,感觉像自己的家一样。

“抬完酒缸抬腊肉,弯来上去,弯来上去,抬得腰杆酸;欢天喜地丰收年,老老少少,老老少少,都到芦笙堂……”每当歌声响起,贵州园浓郁的民族风情总是立刻吸引了众多观众。“我们在庙会表演的《锦鸡舞》、《反排木鼓舞》、《畲族舞》、《芦笙小伙》等节目,都是贵州发掘出来的原生态民族歌舞的精华,每一个节目都跟那个民族的风俗、民间传说相关联,有表现当地过春节的独特风俗的,有表现当地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有讲述民间传说故事的。”黄国秀说。为了保证演出效果,演员们坚持穿着单薄的演出服走上舞台。“衣服穿多了跳不出原生态的味道来。”尽管演员们冻得脸都僵了,舞台上依然是最灿烂的笑容。许多北京市民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常常拉着演员们照相,跟着学苗家的舞步,大家聚在舞台周围,又唱又跳,让表演变成一场火热的大联欢。

庙会舞台上笑得最甜,舞得最欢的林果莎是《锦鸡舞》的领舞者,她模仿的锦鸡活灵活现。这个22岁的瑶族姑娘来自都匀,2007年自贵州民族学院大专毕业,活泼开朗的她很喜欢这份歌舞演员的工作。“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以前我特别喜欢韩国的宝儿、美国的席琳·迪翁,后来到了歌舞团,也爱上了民族歌舞。”在城市长大的林果莎喜欢看流行服饰杂志,把减肥当成生活的一个必修课。为了胜任工作,她在几个月里减掉了10公斤的体重。“我不会节食,舞蹈要健康。”林果莎告诉记者:“原来,我不会说瑶族的语言,许多习俗也不太了解。以前特别喜欢跳现代舞、街舞。这几年才接触到民族歌舞,发现原来我的民族,还有苗族、布依族的歌舞那么好。就喜欢上了,也很自豪!现在才理解了那句话:‘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说到这些,林果莎笑得特别灿烂。

作者:郭鸿静 转自贵州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