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古法造纸”的传奇
——罗守全的坚守

?

罗守全在演示“抄纸”工序

?

罗守全在碾槽边翻纸花

?

造纸用的水车

?

罗守全手捏纸花,检查质量。

?

因为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法造纸”工艺,乌当区新堡乡香纸沟早已闻名遐迩。这种手工造纸技艺,因与东汉蔡伦的造纸技艺一脉相承,被称作“世界最古老的造纸术活化石”,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在香纸沟众多的造纸能手中,一户罗姓人家自祖上至今已有200多年的造纸历史,是村子里造纸历史最长、威望最高的,于是,这户人家的第三代传人罗守全,在去年底成为了文化部认定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顺着七弯八拐的下山公路,汽车向香纸沟驶去,一路上,满山满坡挺拔的竹子看起来生机盎然,竹,似乎与当地人的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

很快到了香纸沟的上陇脚村,罗守全的家就在这里。

这是一处老屋与新房并存的洁净的农家小院,老屋是罗守全一家人的生活区,而那栋两层楼的新房,则是罗守全儿子儿媳开的“农家乐”餐馆。罗守全说,过去香纸沟大多数人家都从事造纸,但自从2003年那次发大水后,香纸沟许多用于造纸的水碾房被冲坏了,许多人家便没法造纸,而因为这里“古法造纸”的名气,村里人发现经营“农家乐”比造纸更赚钱,造纸的人就更少了。话语里,罗守全流露出许多惋惜。

围坐在温暖的炉火旁,罗守全向我们说起了关于“古法造纸”的种种故事——

“最早发明纸的是东汉宦官蔡伦,香纸沟的古法造纸,就和蔡伦的造纸法一样。所以我们这里的许多人家户都供奉着 ‘蔡伦先师'的神位。”追溯香纸沟的造纸历史,罗守全自豪不已。

他说,在600多年前的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调北征南”时,越国汪公从江浙率兵进湖南转贵州,带领一支军队来到这里屯驻。大量的湘人在这里定居后,看到这里虽然土地贫瘠,但水源充足,竹子丰富,尤其适合生产纸品。为了祭祀军中阵亡将士和生存的需要,他们便操起了世代相传的古老造纸技艺。于是,源于湘人蔡伦的“蔡侯纸制作技艺”便传到这里。因造出的纸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而湖南又简称“湘”,为表思乡之情,湘人就把这里定名为“湘子沟”。自那时起,“香纸”逐渐成为当地的特产行业,地名也就逐渐演变成了“香纸沟”。

“香纸”曾被皇帝御赐为“神圣纸品”。在过去,“香纸”除部分用于冥品、祭祀书写外,还被大富人家用作“卫生纸”。再后来,“香纸”还用于制作烟花、爆竹及产品的包装材料。

在香纸沟,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造纸,罗守全家里造纸的技艺最早是从爷爷罗远召开始的。罗守全说,爷爷那一辈在造纸中学会了使用水碾房,使造纸技术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更大的提高,随后父亲罗克元子承父业,到了罗守全这代,兄弟5个也都会造纸。罗守全从十一、二岁开始跟父亲学造纸,到如今年近七十的他已造了将近六十年的纸。

造纸,不仅是罗守全大半辈子生存的需要,也成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为了让我们亲眼目睹古法造纸的神奇,罗守全带我们去他的造纸作坊。沿着清澈的溪流走了好长一段路,山脚下一座水碾房出现在眼前,房前的水车格外引人注目。罗守全说,这就是他们造纸的作坊。

我们好奇地打量着碾房,那悬空而架的水渠,徐徐转动的水车,大大的石碾,高高的石槽,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工具让人感到时光倒流,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碾房外,紧挨着的是一处石砌的方形大灶,足有一人多高,约四、五平方米面积,灶的下面有加火的灶口,灶上还有一口由砖石垒起来的巨大的锅。罗守全介绍说,这里所用的工具、造纸技术几乎和几千年前蔡伦发明造纸术时没有区别。

由于造纸的整个工序要耗费一个多月的时间,无法一一演示,罗守全便向我们进行了“现场讲解”。

造纸首先是选料取材。香纸沟的“香纸”原料来源于竹,竹子肉厚、质密,成浆率高,韧性好,易成型,使这里的纸品质地优良。由于香纸沟的纸由竹而来,于是香纸沟人对竹有着敬畏之心,在砍竹前,先要举行庄重的仪式,在竹子前烧三炷香后再砍竹,而砍竹用的工具只能用柴刀,忌用蔑刀,因为柴刀砍竹有“发财”之意 ,而“蔑”音同“灭”,有“灭竹”之意。

有了原料,就进入了造纸的第一道工序——煮:将砍下的鲜竹子捶烂后,再将其与石灰掺水混合,将之放到那个石砌的大锅里,下面加柴生火,在锅里煮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竹子就变得非常软烂;再经过半个月的浸泡,然后开始造纸的第二步——碾:经过10多个小时的碾压,竹子被彻底的碾成泥状;第三步叫“抄纸”,其中包含了很多细碎的工作,比如要先把“竹子泥”和水按比例勾兑,之后还要把起“润滑”、“ 分层”作用的桦叶水倒入,再将抄好的香纸压缩、挤压水分、晾干……从取料到制成成品,共包括了伐竹、破竹、沤竹、煮竹、碾压、提浆、抄纸、压榨和烘晾等72道工序。而其中的许多工序直接关系到纸品的质量,比如碾压时间的长短、桦叶水的稀稠程度、晾晒时间的长短等等,全凭自己的经验判断。

罗守全说,这些工序中最费力的工作就是“抄纸”。只见他拿起“抄纸”的工具——帘子,将帘子探到大水缸里,再将帘子平平地端起来,帘子上便是一层竹粉,再轻轻地筛几下,竹粉便均匀地黏在一起,这一系列的动作娴熟轻盈。罗守全告诉我们,“抄纸”是成纸的一道重要工序,其动作的熟练与否,关系到纸张的厚薄是否均匀。

长期以来,古法造纸是香纸沟农户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在当地的经济发展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香纸沟造纸业的鼎盛时期,造纸户达到家家有作坊,户户有香纸,而各家各户所拥有的竹林更使纸品的生产有了取之不尽的资源。罗守全有些兴奋地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沿海的许多纸商都慕名来这里订货,造纸的人家户堆满了几大间房的纸品总是销售一空。每年,平均每户人家可产2万多斤纸品,这项收入可达3万余元。

耳闻目睹了罗守全介绍的古法造纸过程,深深感到这种技艺的奇异:历经千年,科技的发展、现代造纸工业的飞跃,这种原始古老的造纸技术,在香纸沟竟还能一代又一代地延续,并完整地保存下来,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但令人担忧的是,由于2003年的洪灾,大部分作坊已全毁,使香纸沟的大部分人家放弃了造纸业;而旅游业带来的更大的经济效益,也是许多村民不再造纸的原因。如果长此下去,这个“造纸术活化石”还能保存多久?

记者 赵红薇 摄影 / 记者 孙鲁荣 转自贵阳日报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