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乌当偏坡布依寨中的古营盘

?

远处的布依寨古营盘


   在帝王当家的封建时代,在少数民族地区要民主、自由、共和,那几乎只是一个梦想。但是,每一个时期,每一个民族都有祈求民主、自由、共和的美好心愿,为了实现这一心愿,哪怕力量微弱,人们也会义无反顾、全身心地投入到与压迫势力作斗争的战斗中去。
   这是一块断成两截的石碑,是清朝末期,贵阳市乌当区偏坡布依山寨的人们所修的界碑。正是因为这块界碑,记者发现了布依寨中的古营盘。
   当地布依族乡民告诉记者,清朝末年的时候,寨子里一个叫陈尚才的人,邀约偏坡的穷汉们,拉起了一支队伍,反抗清王朝的压迫。陈尚才还在山上修筑了环形封闭式堡垒,抵抗朝廷军队的攻击,并刻制了这块石碑,划这一带是布依人的生活范围。
   据乌当区志记载,辛亥革命时陈尚才极力追随孙中山先生创立的同盟会,在偏坡高举义旗,号召当地布依民众参加反清斗争。这支以布依人为主体的反清农民起义军的大本营就设在偏坡,反清旗帜就竖在龙苍大坡的营盘上。
   在当地布依乡民的指引下,记者顺着陡峭湿滑的山间小道,开始攀登这高不过百米的龙苍大坡,去探访乡亲们自豪的古营盘。乡亲们说,叫它“大坡”,不是因为它有多么高大,而是说它地势陡峭险峻。当地人说,营盘就是规模不大的军营。偏坡乡的古营盘是以山顶为中心,依山地形势修筑成的环形封闭式堡垒。
   正当记者为找到古营盘的部分城墙而感到高兴的时候难题出现了,眼前密密麻麻的荆棘和树木相互缠绕把整个古营盘包裹得严严实实。为了帮助此次采访,偏坡乡的布依族群众试图用镰刀,帮记者砍出一条通往营盘中心地带的道路。但由于坡顶植物生长十分茂密,大家不得不向大自然妥协,把脚步停在了古营盘的第二道城墙边。眼前的城墙全用石块堆砌而成,墙高1.5米,厚0.5米。据陈尚才的后人和当地布依族群众介绍。偏坡古营盘从内到外分为三层,外层四周设有防卫的哨所,第二层是将士们训练的场地,第三层是营盘的腹地,是偏坡布依农民起义军的总部所在和休息的地方。
   古营盘第二层城墙的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向各建有一个高1.2米,宽1米左右,凸出墙体的了望岗哨。哨位与哨位之间,修有射击孔。站在任何一个哨位上,都可以观察到山下的动静,没有视野的死角。营盘内原来还有房屋,如今却已荡然无存。
   遗憾的是,记者今天只能隔着这重重的绿色,遥望那些在19世纪的布依汉子心目中,那坚不可摧的营盘,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已经变得十分脆弱。但是,它见证了布依人民反对封建,追求共和,向往民主与自由的历史。
   来源:《贵阳晚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