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今天的羌族为何不在甘肃而在四川?

 
   

羌族是个非常古老的民族,他们自称“尔玛”或“日玛”,意思是“本地人”。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的奠基者大禹就是羌人。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羌族应该在甘肃一带。因为每个中国人从小都熟悉的那首王之涣的《凉州词》中写到:“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但是事实上,今天的羌人却不在甘肃,而是居住在川西北岷江上游地区。

现在,我国有羌族人口30多万,主要分布在四川绵阳市的北川羌族自治县,阿坝州的茂县、汶川、理县、黑水、松潘等地。其中,北川羌族人口大约9.1万,茂县羌族人口大约9.6万,两县的羌族人口之和大约占全国羌族人口的60%。

你要问为何会这样?为何今天的羌族为何不在甘肃而在四川?话说起来就长了。

“羌”字,在汉文献中解释为牧羊人,故字型从羊从人。羊被羌族人奉为神物。

 

尔玛古道据传是羌族人的迁徙之道

 

位于北川尔玛古道上的“羌人走天下碑”




古代羌人是“华夏”族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今天的羌族是古代羌族人中保留下来的一支。

古代羌族在中国历史上有重要的地位,是“华夏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代羌人并不是单一的民族,原是古代汉人对居住在祖国西部的游牧民的泛称。在那时,氐羌族群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他们有不同的语言、服饰、习俗等,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只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方式。

古诗云:龙来氐羌黄河头,征程漫漫几个秋。在甲骨文中,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关于民族(或氏族、部落)称号的文字,即“羌”。这也是中国人类族号最早的记载。

羌族的“羌”字,在汉文献中解释为牧羊人,故字型从羊从人。羌人就是从事畜牧并以养羊为特色的民族,其文化也具有浓郁的牧羊民族特色。《说文》中说: “羌,西戎牧羊人也,从人从羊,羊亦声。”历史上,羌族以养羊着称,故羌族与羊的关系极为密切,至今仍保留着供奉“神羊”的习俗。

在仰韶文化末期(约公元前3000年左右),黄河中游出现了炎、黄两大部落。炎帝姜姓,姜、羌本一字之分化,是母系社会与父系社会的不同表达,甲骨文中亦常互用。姜、羌均像头戴羊角头饰之人,代表以羊为图腾的起源于我国西北的原始游牧部落。

炎帝属古羌族部落,部落众多。在后来的战争中,炎帝部落大部分与黄帝部落互相融合,成为华夏族(今汉族的先民)。另一部分则西行或南下,与当地土着居民融合,成为汉藏语系汉族、羌族以外的其他民族的先民,如藏族、彝族、纳西族、白族、哈尼族、僳僳族、普米族、景颇族、拉祜族、基诺族等等。

约公元前2100年,善于治水的羌人大禹,继任部落联盟总首领。禹为了天下子民的安生,告别家乡的大山,开始了漫漫治水之路。他专心治理水患,疏通了九河,战绩显赫。大禹王后来破除了“禅让制”,传位于其子启,史称“夏启”。启即位后联合诸部落在阳城(今河南登封县治城镇)

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正式的国家,历传500多年。

组图一:奇特雄伟的羌族碉楼

 

组图二:色彩绚丽的羌族服饰

 

组图三:古老神秘的羌族舞蹈

 


今天的羌族是古羌人的一支

自公元前4世纪末叶到宋代,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一部分羌人融入藏族,另一部分人融入汉族,其中一部分羌人则由于种种原因得以单独保存并发展下来,形成了今天的羌族。

在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记载表明,殷商时期羌人在当时的历史舞台上已经是十分活跃了。当时羌是商王朝众多的方国之一,称为“羌方”,位置大致在今甘肃、陕西西部、山西西南及河南西北一带。当时,羌族大约有两个主要部分——北羌和马羌。公元前1088年之时,周武王以周人为主并联合了羌、蜀、卢等部组成军事联盟,推翻了暴虐的殷纣王朝。
殷商时,羌人活动在西北和中原地区。大都在河(黄河)、湟(湟水)、洮(洮水)、岷(岷江上游)一带,而以黄河、湟水为中心。

公元前5世纪中叶,羌人在与秦人频繁友好的往来和相互影响的基础上,开发山林,发展生产,河湟地区出现了农业。春秋战国时期,戎分布极广,名称亦繁,至东周以来,以“羌”泛称的诸戎大量涌进中原地区。公元前4世纪末叶,秦献公时起,一部分羌人开始向西南及西北大迁徙,有迁到岷江上游,大渡河和安宁河流域,有的则迁往青藏高原。
公元前206年,汉代封建王朝强盛。汉武帝时,在甘肃走廊设立了河西4郡,此时仍居在西北的羌人有许多逐渐向内迁徙,附居塞内而与汉族错居,从事农业生产者亦日益增多,私有制也有了一定的发展,逐步地走了封建制度的轨道。自汉武帝时起,羌人大量地内附定居,以后逐渐被当地汉族同化。

隋唐以来,岷江上游一带的羌人,处在汉族人民和兴起于雅鲁藏布江域的吐蕃人之间,成为汉族地区和吐蕃联系的纽带,中原的盐、茶、布、生产工具与边区的马匹、药材、皮毛的交易有了很大的发展。由于政治、经济联系较为密切,这些地区的羌人,从唐朝起就有很大一部分要求“入籍”,成为唐朝管辖的地区,而另一部分则处于吐蕃政权的统治之下,定居岷江上游部分地区。

岷江上游的羌人,据《四川古代史》载,系秦汉及其以后时期从河湟一带迁来的羌人与当地原有土着居民融合而成的今羌民族。汉代以后,西北部的羌人经过两次较大的迁徙,来到岷江上游地区。一次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一次是隋唐时期,当时岷江上游已定居着被称为西山(成都平原以西,岷江上游诸山的统称)诸羌人的羌人部落。

隋唐时期,由于吐蕃王朝向东扩展,河湟一带的羌人相继内迁,其中一部分到了岷江上游的茂州一带,这些人逐渐成为岷江上游羌族地区的主体民族。

羌族典型建筑碉楼

 

位于北川县城附近的羌族山寨大门

 

过去的羌族民居

今天的羌族民居

羌戈大战的传说

说到岷江上游羌人的来历,在羌族人民中至今还流传着羌戈大战的传说。据羌族叙事长诗《羌戈大战》记载:远古时候,西北羌人曾有一支进行了向南的大迁徙,后来定居于岷江上游。

此时,羌人的祖先遇到居住在岷江上游的“戈基人”;他们身强力壮,羌人与“戈基人”作战,屡战屡败,准备弃地远迁,幸而在梦中得到神的启示,才用坚硬的白云石和木棍作武器,并在颈上系羊毛作为标志,终于战胜了“戈基人”。

此后,人民得以在岷江上游安居乐业。羌人为报答神恩,奉白云石为最高天神,这种习俗相传至今。

这段传说,实际说明了羌人历史上迁徙的一段真实历史。这个传说和史书记载及考古资料结合起来印证,就知道氓江上游的羌人最迟在汉代就已定居于此。

岷江上游地区是古代一些民族往来的走廊,近半个世纪以来,在岷江上游和杂谷脑河沿岸,陆续发现了许多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近来又在茂县、汶川等地发现和出土了完整的彩陶等器物,它们与陇西、陇南的马家窖文化类型的器物相似。

据1976年在茂汶县发掘的石棺葬墓及出土文物考证,羌人的先民在秦汉时就已居住、生息在这块土地上,并已由游牧转为定居生活。

据《羌族简史》叙,从隋唐至宋代,我国境内的羌人,除在岷江上游还有一些聚居的村寨,继续保持着羌人的基本特点外,其它地区的羌人,大都发展为藏缅语系的各族或者先后融合于汉族及其它民族之中。

北川县城附近建设较好的羌族山寨

 

岷山深处的羌族妇女

几百年来羌族的抗争

 

元明推行土司制度,清朝实施“改土归流”,经过“改土归流”,羌族的土司制度基本废除,羌族社会发展到封建社会。

羌族人民富有革命传统,他们曾以多种方式进行过多次反抗统治阶级和外来侵略的战争。

鸦片战争期间,羌族人民曾经和藏、彝等族人民组成2000人的军队开赴浙江前线,在宁波镇海役战中,重创英军侵略军。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在羌族地区增粮增税,加深了人民的苦难。羌族人民不堪其苦,终于爆发了各种武装反抗,推翻了清政府在当地的统治。

1935年,红军长征经过羌区,创建了北川、茂县、理县苏维埃政府,开展了土地革命,掀起了参军、支前热潮。许多羌族的优秀儿女,在革命战争年代浴血奋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建立了功勋。

羌族民居

羌族民居大门

感受羌区的今天:蓬勃发展,差距不小

由于历史原因,大多数羌人都居住在深山之中,形成了大散居的格局。很多羌族村寨都在山上,交通十分不便,而且户与户之间相距较远。有些村寨面积方圆几十甚至平方公里,最远的户之间相距十几公里。由于很多羌族村镇在偏远的乡村,这些交通主干线所覆盖的只是一小部分。在北川,在茂县,有一大半乡镇还不通柏油路,只有土路,一到雨天就成了“水泥路”。更多村寨所在的山上还只有机耕道,甚至连机耕道也没有,只有羊肠小道,因此交通问题至今依然是困扰羌区发展的最大的问题。

在那些偏远的羌族村寨,贫困的家庭还是有不少,他们的生活水平远远低于县城和主干道附近的乡镇。

 

陶富军的家——半山腰上简陋的木屋

 

北川县城曲山镇新貌

茂县县城凤仪镇新貌

羌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
   

古老的羌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虽然羌族没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汉文,但是羌族有着自已的语言。羌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分南北两大方言。

羌族虽然无自己的民族文字,但口传历史和口头文学的内容却十分丰富,有神话、传说、寓言思念、故事、童话、谚语、歌谣等。“开天辟地”神话反映了人类早期与大自然斗争的初步胜利。“造人类”、“洪水朝天”都是古代血缘婚姻的一种反映。“斗安珠和木姐珠”是一个经过对神权、天命的大胆斗争而成功了的“天仙配”神话故事。“羌戈大战”的传说,反映了历史上羌族曾经历的民族迁徙的史实,白石天神的崇拜就源于这个传说。

近几十年来,羌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学习汉语,使用汉语,会说羌语的人越来越少了。即使有些年轻人会说,也只懂一些简单的常用语,能用羌语流利表达的不多,甚至很罕见。

目前,羌语的使用者大多是偏远山区的中老年人,他们的下一代已经开始全面使用汉语。

羌族有自己传统的民族节日,大多与农事活动和宗教信仰有关。其中最重要的为四月初一的“祭山会”和十月初一的“过小年”。“祭山会”祭祀天神时,巫师(又称“端公”,羌语称“许”)要敲羊皮鼓、唱本民族史诗、宰羊作祭品,寨中男女老少要喝咂酒、唱酒歌、跳锅庄,这是一种祈丰年的活动。

“过小年”十分隆重,全寨人停止劳动,巫师宰牛、羊祭祀天神,寨中人抬白石遍游全寨。此外,羌族还保留有特殊礼仪如成年礼。每年农历三至六月初三,羌寨还要举行塔子会以便敬山神。每年入夏,遇干旱,还要举行祈雨活动,即“搜山求雨”或“赶早魃”。
羌族的宗教基本保留着原始宗教的内核,为多神信仰,除火神以锅庄为代表,其余诸神均以白石为象征。    白石被广泛地供奉在山上、屋顶、地里以及石砌的塔中。祭祀活动以祭天神为最经常,以祭山为最隆重。

天神以供奉在每家屋顶角小塔塔尖上的白石为代表,每日晨昏烧柏枝以示崇敬。羌寨附近都有一丛老树组成的“神林”,树前留有空地作为祭山活动场所,祭山也是祭天,即祈年或还愿。一般在农历正月岁首、五月播种、十月秋收举行祭祀活动,在巫师主持下,全村寨除妇女外的所有成员着盛装,带着馍馍,或杀牛羊,或吊白狗,以血洒在白石尖端,然后跳“沙朗”、饮咂酒、吃牛羊肉,尽欢而散。

羌族巫师是一种未脱离农业生产的宗教师,几乎每寨一名,诸如祭山、还愿、安神、驱鬼、治病、除秽、招魂、消灾、结婚、婴儿命名、死者安葬和超度等活动,都离不开他们。巫师法器有猴皮帽、羊皮鼓、神棍、司刀、猴头、铜锣、令牌、野兽牙骨卦等。据传,金丝猴是巫师的扩法神,所以他们供奉的祖师爷和使用猴头法器、头戴猴皮帽,都与金丝猴有关,就是跳神的步伐也象征猴的动作。

羌人的饮食也很有特色,主食有玉米、土豆,辅以小麦、青稞、荞麦等。蔬菜有圆根、萝卜、白菜、辣椒、豌豆、杂豆等,佐以圆根叶子和白菜泡制的酸菜。常烹制的食物有蒸蒸饭、烧膜膜、刀片子膜膜、面皮子(面块)、麦拉子(面汤)、洋芋磁粗等。特色食品为蒸蒸酒、血膜膜等。普遍吸食自产的兰花烟。

羌人将玉米磨成细颗粒、蒸成玉米饭,称为面蒸蒸;或加蔬菜煮成玉米稀饭,称为面汤;有的是将玉米磨成面,不经发酵加以麦面做成镍膜,先用锅炕而后再用火烧食,俗称“锅塌子”。制作饮食、烹调较简,常见万法是玉米粥内加蔬菜,叫“麦拉子”;用大米煮到半生拌玉米面蒸熟,此饭如以玉米面为主叫“金裹银”,以大米为主叫“银裹金”;有把青棵或小麦做炒面用以放牧或外出时食用。

羌人平时很少吃新鲜猪肉。一般在冬至后杀猪,喜欢将猪肉连皮带毛切成小块,挂在梁上以烟熏干,做成“猪膘”,存放越久远,颜色越黄越是珍品。陈年的猪膘,肉色嫩黄、晶莹剔透,吃起来油而不腻、十分可口。猪膘可以用作日常炒菜助调料,也是赠送客人的上等礼品。杀猪后的新鲜瘦肉,洗净后灌进小肠作香肠食用。

在羌族文化当中,建筑、歌舞、服饰、音乐(羌笛)是其中的精华,对此,我将陆续发图文专门介绍,敬请关注。

羌族神庙

羌族神庙前

   
   

赵亚辉,人民日报教科文部主任记者、第17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多次参加重大和突发事件现场采访和报道,曾随远望三号航天测量船跨越三大洋,在伊朗巴姆地震重灾区抢救重伤员,上西藏阿里纳木那尼雪峰徒步攀登冰川,下西沙群岛报道首次地磁科考,赴印尼亚齐采访印度洋海啸重灾区,跟踪2005珠峰测量行动超过百日,潜入云南抚仙湖底探秘水下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