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揭秘《多彩贵州风·山里的节日》

 
  

  金黔在线讯(记者 张超)6月5日晚,贵州大型民族歌舞《多彩贵州风》的第三版《山里的节日》在贵阳大剧院与观众见面。新版的《多彩贵州风》结合贵州的多民族特性和现代的舞蹈形式,创作上演了一台充满民族风情、有浓厚土壤气息的舞蹈剧。
   内容: 大秀贵州“土风”
   原生态的大荟萃也许正是有了乡土民风的主心骨,“山里的节日”在舞台上大秀贵州“土风”,90分钟的表演时间里,观众不但可以欣赏到水族的《斗牛舞》,苗族的《长衫龙》,《背扇舞》、《板凳舞》、《盛装舞》,布依族的《布依女》、彝族的《火把舞》、土家族的《肉莲花》……又可聆听苗族的情歌、布依族的织布歌、侗族的大歌……,配合寨老为人、禽、畜沐浴祝福,岜沙成人礼、侗族迎亲风俗等情景表演,贵州少数民族丰富的民俗资源以及特殊的生活习惯用艺术的形式展现无疑,将观众带入贵州各个少数民族的生活场景。
   编排:一个序幕七种场景
   和一般的民俗歌舞表演不同,《多彩贵州风》之“山里的节日”采取序幕加七种自然生活篇章的编排方式,二十四节气是中国智者为世界贡献的智慧结晶,是东方人对天文地理的认知和判断,是得到历史印证的文化。作品以二十四节气为主线,通过贵州多民族的民俗节日文化对应东方文化中的二十四节气,从而使民族节日文化通过舞台艺术得到展示,在传播的同时使民俗文化得到保护和延续。
   “快点打雷吧!快点下雨吧!”该剧在贵州各族人民对雷雨祈福的古歌中开始,在第一声春雷响起时,山里人用舞蹈欢呼自己的“迎雷节”,拔地而起的人群在春雷声中欢呼雀跃,各自或相互敲击全身的筋骨,在《雷》的篇章过后,天空中下起淅沥的春雨,新生儿的一声啼哭,彩虹映空,临盆的妇女在《雨》中感恩天地,当《太阳》出来的时候,苗族妇女飘晒自己的长发,他们用大山似的发髻,托载本民族对自然的崇敬。在《月亮》篇章中,贵州各民族儿女的情歌对唱,大展山里人的质朴与柔情;一个婴儿诞生要种一棵树陪伴他成长,一个老人离去这颗树就陪他永生,大山与《树》之间有密不可分的情缘,岜沙民族则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人生的路无非是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大山里的人是怎么走自己的人生之路的,他们又是一群怎样的人,其实在前面的5个篇章中,观众已经有了领会,剧目结尾的《路》与《人》的篇章,则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山里人多姿多彩的形象更加饱满。  


   舞美:力求简洁突出重点
   舞台美术是当代舞台艺术重要的表现要素,“山里的日子”舞美设计力求简洁,突出重点,舞台上观众看不到过多华美,只有舞台上的水车、草坪、延伸的田坎、池塘,投影下的丛林、繁星……演员的服装厚重中透华丽。舞台坡度的设计是该台剧目的点睛之笔,配合幕后高科技的多媒体影像效果和舞台装置,让人们更加形象地看到山里人在盘山路上的生活,看到这里的日出日落,人们从山里来,又回归山里。创作主力:母女上阵《多彩贵州风·山里的节日》的主创人员却是一对母女,她们就是我省着名舞蹈家、编导罗丽丽女士,以及中国着名现代舞编导与舞者、多项国际舞蹈奖项获得者高艳津子女士,作为生长在贵州、并走出了大山的艺术家,她们对于贵州民族民间舞蹈资源有非常深入的理解和把握,对于当今舞蹈审美发展趋势有切实深刻的体验。罗丽丽创作的民族舞《山那边》,在2007年第六届中国民族民间舞荷花奖大赛中获得专家的高度评价。高艳津子曾多次率北京现代舞蹈团在国外演出,受到了西方观众的热烈欢迎。谈及创作过程,罗丽丽坦言她和女儿高艳津子也经常在理念的运用上发生冲突,但最终目的是给观众还原一台真实,让贵州的多彩从最普通的认知深入人心。
   “孩子是带大的!”罗丽丽说,“山里的日子”在很多地方还需要进一步打磨加工,不断净化,但它不是贵州少数民族生活化的舞蹈,它所表现的就是山里人舞蹈化的生活,他们的山、水、劳作、起居、风俗……一切的一切都是画、都是舞蹈。
   作者: 张超  金黔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