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吴通英与她的苗绣作品 

苗绣《蝴蝶》

 

苗绣《牛龙》

 

苗绣《铜鼓》


   这是一个神秘、奇异、瑰丽、倾注了满腔情感的世界——许多没有到过贵州的人,在看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艺术创作研究员、我省“非遗”传承人、被称作贵州苗绣“掌门人”的吴通英创作的一幅幅苗绣作品后,不禁对苗绣、还有诞生了苗绣的这片神奇的土地感到惊异与向往。
   遇见吴通英,是在最近的2008“多彩贵州”旅游商品“两赛一会”贵阳赛区的比赛上。那天,在从我市各区市县选拔出的五花八门、各具特色的旅游商品中,吴通英展示的苗族绣片吸引了专家和许多参观者。最终,吴通英的这些绣片顺利入围全省总决赛。
   在贵阳贯城河边的一栋居民楼里,我找到了吴通英的家。早在1986年,她就随在贵阳工作的丈夫在这里安了家,但在城里的20多年,她的心却时时牵系着自己的家乡——台江县施洞镇那个美丽的小山村。吴通英告诉我,每年,她回寨子里的时候比在城里待的时候更多,因为她的根在那里。
   吴通英生长在施洞镇塘龙村,那是一个山清水秀、充满浪漫风情的好地方:那里有独木龙舟,有被誉为“东方情人节”的苗族姊妹节,有多姿多彩的苗族歌舞,还有工艺精湛的苗族刺绣和银饰……在这片充满灵性的土地的养育下,吴通英从小就心灵手巧,5岁就跟着奶奶和母亲学习刺绣。到了少女时代,她的绣品在一帮姐妹中尤为突出,她被寨子里的人们称为“计朵”,这句苗语的意思是指像天上的花一样贵重难得。
   吴通英随丈夫离开家乡来贵阳一年后的一次活动中,省工艺美术研究所的领导发现了她的刺绣才能,于是聘请她到该所的绣花厂工作。在这里,吴通英的视野更加开阔,还得到了国内一些工艺美术专家的指导,她的苗绣作品更加精彩了。1988年,吴通英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的“贵州苗族风情展”上展现了自己精湛的技艺。后来,她的《金银妈妈》、《姜央射日》、《蝴蝶妈妈》等苗绣作品在各种工艺美术汇展及活动中获得了人们的广泛好评并获奖。
   1993年,吴通英在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族民间专业委员会的帮助下,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吴通英苗族民间刺绣剪纸艺术作品展”;1995年,她被中国农民画研究会推荐,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为第四届世界妇女代表大会举办个人专题绣品展;1996年到1997年间,她先后随国家科委举办的“中国传统技艺精品荟萃展”到意大利、美国等国家着名的博物馆作刺绣、剪纸、蜡染等传统手工工艺展示。 
   看吴通英的一幅幅苗绣作品,从那些绚丽的图案纹样中,读到了一个个美丽奇异的故事,了解到苗族的历史:一幅以苗族古歌为题材的绣片上,讲述了蝴蝶从枫木心孕育出来后,与“水泡”“游方”,生下十二个蛋,孵出了龙、虎、水牛、蛇、蜈蚣、雷和姜央,苗族先民把“蝴蝶妈妈”视作苗族的始祖,姜央则是苗族的远祖。在这幅绣片上,以蓝色为主色调的画面让人感受到远古的神秘。而在一幅讲述“牛”变成“龙”的《牛龙》绣片上,以红色丝线为主色调绣出“牛龙”形象,欢乐、祥和、喜庆,表现了苗家人对吉祥的“牛龙”的喜爱;还有“鶺宇鸟”、“姜央射日”、“开天辟地”、“铜鼓”等绣片,每一幅都洋溢着丰富而瑰丽的想象力,造型古朴纯真,线条流畅自如,倾注了作者无限的情感,表现出苗家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吴通英告诉我,苗绣技术不同于其他民族的刺绣。它不用架子、框子、绷子,针法上采用平绣、剖线绣、辫绣、数丝绣、锁绣、一根绣等,工艺非常独特。要完成一套服饰上的绣花,常常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苗族刺绣是穿在身上的历史,是我们苗族的宝贵财富,可惜的是现在苗族的年轻人中刺绣技艺精湛的人已越来越少了。”
   她说,近年来,苗寨里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年轻人觉得刺绣太花功夫,又没有多少赚钱机会,于是不愿学习这门技艺。为了不让这一民间艺术失传,1998年,吴通英以家乡为创作基地,办起了苗绣工作室,招收了20多个当地的苗族妇女,将自己的手艺毫无保留地传给她们。她希望以自己的行动来带动大家,珍惜苗绣这一财富,让它的光彩一直保持下去。
   去年6月,吴通英的苗绣工作室选送的“苗绣”系列作品参加了在成都举办的中国人文奥运旅游纪念品大赛西南赛区的比赛,从1000多家报名的企业中脱颖而出,荣获了“最佳民族特色金奖”。大赛的评委们对吴通英的这些苗绣作品予以了很高评价,认为它们风格独特,技艺高超,表现形式热烈奔放,色彩对比强烈,蕴含着神秘悠远的民族气息,是不可多得的民间艺术珍品。
   吴通英为传承和弘扬苗族服饰文化所作的努力和贡献,得到了社会的承认。2005年5月,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30位传统工艺大师齐聚中国艺术研究院,从文化部和中国文联领导的手中接过聘书,成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首批聘任的民间艺术创作研究员。去年,吴通英又被推选为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吴通英的成就让家乡的苗族妇女们增添了对祖传苗绣技艺的信心。但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吴通英苗绣工作室的运转很艰难。她希望苗绣能得到更多的关注与扶持,让这门技艺焕发出更多的光彩。
   赵红薇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