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我国首部“非遗”保护法呼之欲出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草案,现已修改得接近完美了。单算经我手修改的情况,就已改了七遍了。我们寄望于下个月全国两会时草案能通过,从而正式立法。”在11日闭幕的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方式保护论坛上,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教授透露,我国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自2003年便开始酝酿,有望于近期出台,这将使我国非遗保护工作“有法可依”。
   出席非遗生产性方式保护论坛时,中国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也表示,中国将出台首部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专门法律,而且这一法律现已进入立法程序。他说,中国政府将继续采取多种措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运用法律手段,并借鉴其他国家的有效经验。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是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针。乌丙安称,许多地方领导一听“利用”很高兴,但何为“合理利用”,很难界定。这需要考察不同“非遗”项目的可生产属性,并予以区分。“有的适合成规模开发,有的不适合。”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徐艺乙也表示,在“合理利用”时,产业化的提法要慎重。“产业要求有规模、有标准”,但“文化要求个性、要求独特、要求差异”。“做抽水马桶,每个抽水马桶都不一样,是灾难;做紫砂壶,每把壶都一样,也是灾难。”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祁庆富、吕品田对此深有同感:“有些非遗项目本身具有生产性,但不是所有非遗项目都能‘生产’、‘表演’的”。祁庆富明确指出,“礼仪性的盛典,就是绝对不能随意搬上舞台的。”但他本人就曾应邀出席某省的“原生态旅游文化节”,一个侗族人农历正月、二月欢庆的民俗节日,放在七月举行,还被称之世界上最古老的妇女节,“搞得我哭笑不得”。“现在,原生态成了一个常见的误区,用在唱歌可以,但用于所有非遗项目,就不合适。可能因为这个词在市场上很唬人,有商业价值,还是有很多人在用。”
   乌丙安称,在非遗保护工作中,要严加防范并打击借生产性方式保护之名,行以假乱真、粗制滥造、见利忘义之实等一切破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行为。“而这些光靠专家忧虑、媒体呼吁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法可依。”他还强调,非遗保护工作中,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知识产权保护,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朱玲自贵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