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百年石阡木偶戏“曲”味悠长





木偶戏演出前必须包括:立牌位—— 请神
——演出——送神等四个程序才开场子。


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木偶剧。

摄影师争先抢拍花桥镇花桥村村民木偶戏表演镜头。


  记者 彭年 文/图  
   石阡木偶戏是流传于贵州省石阡县各民族中的一种民间傀儡戏曲剧种。石阡有着悠久的文明历史,据传早在秦代即在县境内置夜郎县。
   来到石阡木偶戏的发源地花桥镇花桥村老支书郭定斌家,围着热烘烘的炭火,郭支书摆起龙门阵:旧时,石阡木偶戏常年活跃在石阡及湘、鄂、渝、黔的周边地区,其远祖可追溯到汉魏时的“刻木人像”的“傀儡”,为宋元时期杖头傀儡的遗存。据老人们口头传说,大约在200年以前,石阡木偶戏自湖南辰溪传入,至今已有七代传人。在木偶戏鼎盛时期,拥有太平班、兴隆班、天福班、杨本家班、泰洪班等多个木偶戏班,村村寨寨热闹得很。
   石阡木偶戏基本要素包括唱腔、锣鼓牌子、头子、戏装、道具、表演等方面。在花桥镇花桥村民间艺人对木偶戏采取四种分类,以唱腔分类,将其分为“高腔戏”和“平弹戏”两类。以剧目内容分类,将其分为“撰本戏”和“小本子戏”两类。以表演场合和社会功用分类,将其分为“庙会戏”和“愿戏与众戏”两类。以伦理道德准则分类,将其分为“忠戏”、“孝戏”、“节戏”、“义戏”四类。过去,木偶戏演出必须包括:立牌位——请神——演出——送神等四个程序才开场子。
   石阡木偶戏历代均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学徒跟班学艺。主要有家传、师传、家师结合传授三种方式。班主的选定和传承最为严格,其人品、德行、技艺均须严格的考验。同时还要举行复杂的传辈钵仪式,包括设香案、请神、伏愿、卜卦、赐法名、传祭祀词等程序。
   石阡木偶戏有着丰富的文化价值、独特的民族性、地域性以及多样性的社会功能,它是古代杖头傀儡在黔东地区的遗存;是研究黔东方言在民间戏曲中运用的活例证;对高腔、平弹的传播学研究具有启发性意义;通过对石阡木偶戏的表演方式、身段、场合、习俗等方面的研究,有助于促进我国木偶艺术的发展……
   在石阡及周边地方,50岁以上的人谈起木偶戏都会想起石阡县花桥镇花桥村大塘村民组傅家的木偶戏班。大塘木偶戏能有如此的影响力,除了傅姓“泰洪班”演艺高之外,还有就是傅姓钟爱于木偶戏已有近200年的历史。大塘村民组座落在花桥集镇一公里之外的半山腰上,除老支书、村主任郭定斌家一户姓郭外,其余21户均为傅姓。在这21户中,据说得到木偶戏演艺真传的只有傅正华、傅正贵几胞兄弟。在上世纪50年代前,“泰洪班”的精彩演艺不论是在县内还是在周边县,都曾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戏班也曾代表石阡的木偶戏到外地演出获过奖。因此,傅姓的木偶戏成了石阡木偶戏的代表。如今,傅姓健在的人中仍精通木偶戏演艺的只有72岁的傅正华和69岁的傅正贵两位老人。据傅正华老人介绍,傅家的木偶戏是清朝道光年间一位走江湖的湖南木偶戏老艺人到大塘后传给祖辈的。自有了这手技艺后,祖辈们就常年在外表演木偶戏。在那些动荡不安、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代一代的傅氏家族基本上是靠演出木偶戏来置田产、创家业。自己从10岁起,就跟着父亲傅银洲学木偶戏,并常年到思南、印江、德江、松桃等地去表演。1950年后,由于木偶戏表演的收入难以维持生活,几兄弟(精通演艺的傅正荣2003年去世)也就痛心地封存了道具,开始种地。“你说,这戏我们傅家传了七代人,从心底说,谁不希望继续传下去?但学这戏,生活都难维持,不要说外人来学,就是自己的儿子都不愿学,宁愿出去打工。”傅正华难过地说。从去年起,石阡县民族中学开设了石阡木偶戏继承班,由于是志愿报名,业余学习,学校也费了很大的劲,效果不显。志愿师传和传承者加起来还不到10个人。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石阡木偶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如今,掌管花桥村石阡木偶戏的只有三个老人:76岁的傅正华、69岁的傅正贵和62岁的傅正文。老艺人相继辞世,石阡木偶戏所依托的人力资源即将消亡;伴奏乐器、头子、戏装的损坏;剧目、唱腔、表演得不到及时整理以至于逐渐失传——面对石阡木偶七代技艺陷入濒临失传的窘境,老人们流露出无比担忧的神情…… 

自贵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