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遵义县平正仡佬族乡有支沈万三后裔

 



图为沈万三研究专家在遵义团溪沈氏家中考察。


  10月7日,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沈万三研究分会专家、江苏学者扎西·刘与意大利学者、中国元明史研究专家黄元明,还有贵州省沈万三研究学者沈赤兵等3人在遵义考察时得出一个惊人发现:遵义县平正仡佬族乡野彪片区700多户沈氏,是明朝江南首富沈万三的又一支后裔。
   10月黄金周,扎西·刘、黄元明、沈赤兵3人约好在贵州遵义见面,共同探访今年初被考察认证的以沈家庆为代表的沈万三后裔居住地遵义县团溪镇。10月6日,沈家庆邀贵州日报记者沈仕卫一路同往。沈仕卫是遵义县平正仡佬族乡野彪人,野彪是一个沈姓人员占了近70%的片区,目前有沈氏住户700余户,加上从该地陆续外迁的沈氏,有1000余户。近几年沈万三后裔在贵州不断被发现并通过媒体发布,沈仕卫便寻思家乡的沈氏是否也和沈万三有关系。但自己祖上传下来的字辈排行与已被发现的毕节、平坝与遵义县团溪镇几支沈万三后裔字辈均不相同。而族中《沈氏家谱》已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没有依据可以证明。半年前,沈仕卫在贵阳约见沈家庆,向沈家庆聊起自己祖上曾流传有8句诗句,他小时候就已熟记在心,其内容为:“沈姓原来宰相家,皇兵追赶入西涯,沈基桥上来分散,渭水河边插柳花,异日团圆重相会,辅助朝廷永无差,后人记得诗八句,千家万家是一家。”沈家庆觉得非常奇怪,因为他也是小时候就背诵过祖上流传的6句诗(实为8句,有两句失传),其内容竟与沈仕卫说的相差无几,原诗为:“沈姓原来宰相家,皇军追赶过西涯,江西流出四川坝,十八桥头分了家,后人记得诗八句,千家万户是一家”。
   在遵义,专家们把这两首内容相近的诗句反复推敲后认为,野彪沈氏与团溪沈氏极有可能就是一家人。首先是大家都姓沈;其二,沈万三当年流放贵州,是罪人身份,他的后人为躲避灾难,不敢以书面形式记载自己祖先的情况,极有可能编诗句通过口头流传,沈仕卫与沈家庆均是很小就能背诵各自的诗句,说明两支沈氏有共同的隐衷;其三,这两首诗虽然一首是8句一首是6句,但竟有4句内容一模一样,如果两支沈氏过去不是一家人,绝不会如此巧合。也许当年的诗句是一样的,但随着口口相传几百年,出现偏差或者部分句子失传;第四,扎西·刘曾在全国考察过很多沈氏家族,只有在贵州考察沈万三后裔毕节乌蒙沈氏、平坝天龙沈氏、遵义县团溪镇沈氏时,发现他们均有诗句流传,而平坝天龙沈氏流传的诗句与团溪沈氏、野彪沈氏流传的诗句虽句式结构、诗句数字均不相同,但所记载的内容却大同小异;第五,诗句中的“沈姓原来宰相家”,极有可能指的就是沈万三其人,明洪武3年,沈万三被朱元璋封为“兴国公”,虽是虚职,但却是宰相级别。此外,也极有可能是指南朝宰相沈约。无论指谁,“沈姓原来宰相家”的说法都是准确的。更有说服力的是,沈万三是沈约的第29代后人;第六,野彪沈氏诗句中提到的“渭水河”,如果不是指陕西省中部源出甘肃省渭源县西北鸟鼠山的黄河最大支流渭河,就是指江苏省泰州市兴化市周庄镇的渭水河,显然,这里指的是周庄渭水河,因为沈万三正是在周庄发迹。那么从“渭水”二字则可推断野彪沈氏与周庄极有渊源;第七,从野彪沈氏所流传诗句的内容看,是在诉说一个家族苦难的历史,这与史书记载的沈万三所经历的灾难完全吻合;第八,从地域上看,团溪与野彪相隔不过几十公里距离,而且同在一个县。
   为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推断,札西·刘问起沈仕卫祖上传下来的排行字辈,没想到沈仕卫一说出,竟使扎西·刘豁然开朗,最后肯定地认为:野彪沈氏必是沈万三后裔无疑。沈仕卫所说的字辈排行为:“嘉现思维长耳茂,朝应文明秀仕开,光宗耀德登云显,天正凤廷国再兴”。沈仕卫说,按这个排行,他正好是第13辈的“仕”字辈。扎西·刘在字辈上一些特殊的字打上了着重号:“思”、“茂”、“朝”、“应”、“明”、“秀”等。扎西·刘大胆地作了这样的推理:思——思念,茂——沈茂,朝——朝廷,应——应天府,明——明朝,秀——沈秀……600年前,明朝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将南京改名应天府;沈万三又名沈秀,其子正是沈茂。从字辈中看,这些字正像密码一样把野彪沈氏的历史渊源隐藏在其中。根据这些字分析,野彪沈氏不仅是沈万三后裔,而且还是沈万三二子沈茂的后裔,与团溪沈氏同为一支。来源:贵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