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金阳东林寺的历史与现状

 


2002年村民们集资修建的东林寺

东林寺附近残缺的石碑


  
   初春的下午,寒风习习。
   在金阳新区金阳街道办事处养马村,一处距离金阳大道不远的山林中,记者看见了在当地小有名气的东林寺。
   眼前的东林寺,是一座有些陈旧的寺庙,孤零零的寺庙周围,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菜地,不远处,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林木。
   这就是东林寺吗?此时的景象,跟资料中所记载的300多年前东林寺的规模完全不同,跟记者想象中的东林寺也相差颇大,心中顿生了凄凉之感。
   带路的养马村村民张德华告诉记者,最早的东林寺已于1957年毁于一场大火之中,现在看见的东林寺,是2002年村民们集资修建的。据史料记载,早年的那个东林寺,西面达到今天的将军山,北抵今天的白云公园,东面接近阳关,南面邻近野鸭塘,寺院周围是连片的树林,附近有九弯十八坳的景观。
   张德华还带记者来到了东林寺附近的树林里,这里有五、六座和尚坟。可惜坟墓外的小木门被上了锁。
   同行的金阳集团公司内刊《金阳建设》执行主编刘红娅告诉记者,小门里面有五、六座保存较完整的和尚坟,全部都是禅宗临济的传人,最早的是临济第三十二代传人,据说辈分比弘福寺的赤松和尚还高,最晚的是五十六代传人。在这些和尚坟中,有一块残缺的墓碑,上面依然可见“逍遥五岳”四个大字。
   守庙的老太王妙柱告诉记者,寺庙里供奉的菩萨全是信徒捐献的,虽说庙子不大,但是,东林寺在金阳一带还有很有名气的,到了有“会”的时候,香客还是很多的,“光是来帮忙卖香火纸烛和做饭的就有100多人。”王妙柱说。
   历史
   张德华很有心地保留了东林寺的一块碑文,该碑文是清朝乾隆三十年(1765年)贵筑县同知张凤池撰写的。这篇以“宪府”冠名的碑文,追溯了东林寺始建的情况,介绍了寺院的环境,并指出了寺院与明末东林党人的关系。碑文云:“为想东林之祸,烈于熹宗,沿至鼎迁、复社犹受遗奸之害。东林赤帜,久不树于江南,兹特持标其号于天末,藉非东林中人,谁复是东林者?避世高人,逃禅名士,于此乎又遇之矣。”
   原来,东林寺是明朝末年东旭和尚所建。东旭和尚是四川人,早年随父亲宦官云南,返乡途中身染狂疾,逗留在野鸭乡一带不愿离去。多年后,报经官府同意,“垦田建像,栽竹种杉”修建了东林寺。东旭和尚之所以在此倦意不愿意离去,是因为他是东林党人,在此隐居逃避权奸之害。
   20世纪中叶,曾有一位历史学家对东林寺进行了研究,该历史学家认为:“要考证贵州佛教史,东林寺是重要一环;要清理禅宗在西南地区传播的脉络,东林是枢纽,更重要的是,禅院与避世的文人武将、士大夫阶层有着联系,无论从诗文绘画、世俗哲理的影响,还是明末清初政局的变化,东林寺都是值得研究的。”由此可见,东林寺有着非常深远的历史意义及非常丰厚的文化内涵。
   希望
   张德华告诉记者,当年,曾有弘福寺是东林寺“脚庙”的说法,他保留下东林寺那块碑文,就是觉得东林寺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是历史的见证,他希望人们记住东林寺,记住这段历史。
   根据史料记载,原来的东林寺宏伟壮观,声名远扬,如今当地部分村民自筹资金修建的东林寺,无论是建筑规模还是寺庙建设都远远不能与原来相比,声名更是不及当年,东林寺渐渐地被人们所淡忘。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金阳新区环境优美、物产丰富,但是,过去由于环境影响及人为破坏,历史文化遗产留下的并不多,现存的像东林寺这样的古寺庙遗址更是屈指可数。而如今,东林寺的碑文还散落在民间,寺庙周围的断垣残壁也没有很好地保护,寺庙的和尚坟也只是有一座围墙将其围住,寺庙的文物没有有效地得到维护。历史文物,是不能复制的宝贵遗产,如果这样,将会成为永远的遗憾。如果能够采取“原貌保护”,“风景保护”等措施,对东林寺现存的文物进行修复,对寺庙周边环境按史料记载的原貌加以恢复,同时对东林寺周围的千亩树林等自然景观予以开发——东林寺,这一有着近400年历史的文化古迹将重现生机和活力,并有助于提升金阳的文化品位,聚集金阳的人气,促进金阳的旅游开发。(帅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