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贵阳近代老建筑寻踪

 


  
   作为贵阳人,你对贵阳的老建筑了解多少?你或许知道甲秀楼、文昌阁、达德学校……可你是否知道,那些曾经见证贵阳繁华的高墙大院,如今何在?是否了解那些隐于小巷深处的老建筑有过怎样辉煌的历史?如果你并不了解,那么请跟随我们的文字和镜头,看一看仍屹立在贵阳市区里的老建筑,一起回顾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城市经历过的“传奇”。
   繁华岁月的记忆
   “华家的银子,唐家的顶子,高家的谷子”,说起老贵阳的三大家族,或许今天知道的年轻人很少,但对于不少老贵阳来说,这三大家族曾是不能忘记的“传奇”。
   据说,三大家族中,华家曾是贵州最大的盐商,财富丰厚;而唐家出身官宦,世代为官;高家则是书香门第,家传九代,拥有庞大的田地产业,随着时光的流逝,老贵阳三大家族如今风光不再,可是由他们创造的繁华记忆,却通过仍存在的老建筑得以流传。
   沿蔡家街转入贵阳二中所在的小巷,继续前行200米,有一个清幽安静的院落,虽然隐藏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巷里,可是院子里的一切仍昭示着这里曾有的显赫过往,这里就是“华家阁楼”。清末民初,时任贵州省财政司司长的贵州巨商华之鸿面对战乱的时局和民不聊生的社会,彻底绝望,辞去司长的职务,潜心向佛。1923年,华之鸿在贵阳城东高地上建起一座占地5300平方米、五层五重檐八角攒尖顶木结构的佛阁,取名为大觉精舍,也就是如今的“华家阁楼”——她已经走过了86年的风风雨雨,见证了86年的风云变换。
   当然,除了三大家族,当年的贵阳也不乏豪门富户,他们的府邸除了保留中国传统的建筑风格外,还因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成为了独具风格的中西合璧的建筑,而其中最着名的当数王伯群故居和民国英式别墅群。
   在南明区护国路上,有一座与众不同的欧式建筑,这就是民国初期,贵阳市护国运动的组织者王伯群先生的故居。该故居始建于1917年,原本是一组中西合壁的建筑,中式建筑部分因当年拓宽护国路和修建万东桥被拆,目前只存留下了砖木结构的欧式建筑部分,由长方形主楼和原柱形塔楼组合而成,其中平顶屋面的一角还加建了山顶楼罩,是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建筑代表。
   此外,位于南明东路18号院内的民国英式别墅,也是贵阳市城区仅存的中西合璧的近代建筑代表之一。这座建于1948年的别墅曾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建造的南明堂诸多别墅之一。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别墅群已经先后拆除,唯有这座英式别墅被保存了下来。她见证了贵阳城市的发展,又佐证了上世纪贵阳住宅的豪华。
   革命风潮的见证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革命风潮吹拂着黔中大地,有强烈爱国意识的贵阳人,精神抖擞地加入到了革命的斗争中去。如今,在革命先烈和革命斗士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你仿佛能够感受到当年革命工作的惊心动魄……
   文笔街9号,这里曾经叫做“高家花园”,是贵阳三大家族之一高家的住宅,因为高家曾经出过四任知府,老贵阳也把它称为解元府。这座历经高家几代人建成的高家花园,有庭院五套,四进四院,天井十余个,大小房间近百间,可以算是当时贵阳府宅之最。如今的高家花园,有了另外一个称谓“中共贵州省工委活动旧址”,一个当年富裕家族的大宅,怎么又会与我党地下工作连在一起呢?
   据介绍,贵州省革命工作委员会成立于1934年,当时的九位成员中,有一位特殊身份的人——高家言字辈的高言志。除了高言志,高家当时还有高旭、高昌华等有识之士先后参加了革命活动,而高家当时的当家人高可亭也对高家子弟的革命活动采取了默许和支持的态度。此外,因高家是贵阳的名门望族,门庭森严,外人不敢贸然进入,因此在高言志的建议之下,贵州省革命工作委员会把高家花园选为了革命工作地点。
   现今的文笔街9号,已经褪去了“高家花园”的光环,但作为记录了历史的一页被保存了下来,继续向后人述说革命年代的故事。
   还有一处老宅,它没有“高家花园”那样的显赫,它只是隐藏在小巷里的普通民居,而这个位于民生路92号院内的民居,也见证了过往革命工作的艰难与危险。“八路军贵阳办事处”即“八路军驻贵阳交通站”当年就设在这个普通的居民院落里。它是木制结构的两层小楼,有二进三间,虽然不起眼,在1939年和1940年间,却成为当时连接重庆、香港、缅甸的西南枢纽,担负将武汉、长沙等地撤退下来的中共党政军人员以及档案、物资等转运到重庆、延安等地的重任。在这个民居里,还住过叶剑英、叶挺,甚至越南共产党的领导人胡志明。“八路军驻贵阳交通站”在1941年1月被国民党当局查封,七名革命同志被捕,直到次年8月才获释。
   民生路92号院现在仍旧在深深的巷子里,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它仍旧是一个值得纪念和回忆的地方。
   仍在使用的老建筑
   细心的贵阳人会发现,原本位于中山西路与公园路交叉口上的中国工商银行中西支行,外墙正在修缮中。可你是否知道,这座红砖墙结构的房子竟然是贵州省第一个银行的所在地。
   而位于中山东路上的省交通设计院,其办公楼古朴典雅,可你是否知道,这栋修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建筑,曾是民国时期贵州省主席王家烈的公馆,又称“虎峰别墅”。
   据市文管所书记黄玲萍介绍,目前,贵阳市区还存留有一部分近、现代的优秀建筑,这些建筑也许修建年代并不久远,却具有独特的历史代表性,但因为种种原因,目前这些建筑还没有被列入“文保”单位,而是由各家单位继续使用,“过去的文物普查,目标主要集中在古代的建筑,近代的建筑不是普查的重点,除非是特别具有历史意义的。然而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则放宽了对近代优秀建筑的普查条件,过去不被重视的近代建筑开始被列入普查范围。随着该项工作的推进,贵阳那些曾经被埋没和遗忘的近代优秀建筑开始进入我们的普查范围。”黄玲萍说,其实一些近、现代修建的建筑也具有历史意义,比如省博物馆、火车站、海关等,“在这次的文物普查中,我们都准备把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优秀建筑报上去,目前我们正在整理和收集资料,也希望市民们能给我们提供一些资料。”
   而对于如何保护这些仍旧被使用的历史建筑,黄玲萍说,他们对于这些建筑的保护缺少主动权,“因为建筑的使用权属于产权单位,所以我们对建筑的保护也很受限制,一些单位效益比较好的单位对于建筑的保护就比较好,比如属于省交通设计院的‘虎峰别墅’;而一些建筑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比如毛公馆,现在的状况就让人忧心。”不过,她也表示,随着国家对近、现代优秀建筑保护工作的重视,这些建筑的未来也许会得到更好的保护。(钱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