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安顺屯堡:歌唱出好日子

 


何金菊荣获新一届“屯堡山歌尖叫歌王”称号


  
   3月30日,安顺市西秀区在龙宫景区举办的第七届屯堡山歌尖叫歌王大赛圆满落幕。当天,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顾久、省政协副主席陈海峰、安顺市市委书记陈坚等到现场为获奖歌手颁奖。这几年,每年一届的“屯堡山歌歌王大赛”,使安顺人民越发喜爱山歌,在政府助推下,山歌大赛已成为安顺热点事件,安顺山歌渐成一个新兴产业。安顺山歌何以这般热?安顺山歌有哪些魅力和文化?安顺山歌产业的背后是怎样一支政府之手?3月30日,记者走进安顺,走进了山歌赛场……
   “百年旱灾从天降,老天无情人有情,捐款捐资抗灾害,众志成城一条心。”郭平生登台了,他唱当前的抗旱救灾,用歌声表达了受灾群众对党委、政府和各界爱心人士的感谢,同时也表达了各族群众在党委、政府的领导和帮助下战胜灾害的信心和决心。这样的开场,有一鸣惊人的效果,数万名观众的掌声瞬间将他的歌声淹没。
   郭平生在安顺市大名鼎鼎,蝉联2008年、2009年两届“屯堡山歌歌王”。但今天,郭平生比起女歌手、新一届“屯堡山歌尖叫歌王”何金菊来,还是稍逊了一筹。作为第一组选手,与郭平生对唱的女歌手何金菊一登台一张口,便引来一阵尖叫:“天不下雨好担心,勉强陪哥唱几声;几亿人民在抗旱,胜利一定是我们。”
   何金菊是来自西秀区东屯乡扁山村大山村民组的选手。2007年8月27日,第四届安顺屯堡山歌大赛进行最后决赛的那天,何金菊作为一个只差40来天就要生产的“准妈妈”,竟腆着大肚子出现在赛场。那一年,何金菊获得第二名。今天的何金菊,春风满面,她的歌也更加甜美。
   “龙宫的山歌好闹热,起起落落个把月,大好河山变新景,国泰民安我们唱祖国……”最后一位登台的男选手王斌开场时唱的也是“主旋律”。来自西秀区蔡官镇鼠场村的歌手王斌,曾经是2003年西秀区首届屯堡山歌歌王,高中毕业的他,编的歌词以幽默、对仗工整着称,后来他几次参赛都获得“最佳编词奖”。
   “舞台上的所有歌词都是即兴演唱,信手拈来,没有一句是事先就想好的,女的就是‘刘三姐’,男的就是台湾的‘张蒂’与大陆的‘沙鸥’,全是机智歌手。”西秀区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部长戴瑜高说。
   经过3小时角逐,8对选手8男8女终于决出名次:何金菊夺得第一名,荣获“屯堡山歌尖叫歌王”称号。这次屯堡山歌大赛自3月1日开幕,持续一个月,经过了初赛、复赛等赛程,一共有来自西秀区、平坝县、镇宁自治县、关岭自治县等地上百名歌手参赛。

 

屯堡山歌:穿越600年的吴歌小调

“安顺山歌,又叫屯堡山歌,它是江南吴歌小调在贵州大山经过几百年的演化、最后形成的一个独特的歌种。”西秀区人大副主任、区文联主席姚晓英向记者说起安顺屯堡山歌的源头。

从介绍中得知,所谓吴歌,即是流传于江浙一带的古老山歌,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以表现男女爱情为主。吴歌历史源远流长,已有3200多年历史。吴歌包括“歌”和“谣”两部分。“歌”就是“唱山歌”,也包括一些俗曲;“谣”就是通常说的“顺口溜”。吴歌生动地记录了江南农民和底层人民的生活史,有其独特的民间艺术魅力。

“将江南吴歌小调带到贵州山区的则是600年前浩浩荡荡的30万大军。明洪武十四年,那一场史家称为‘太祖平滇’的征南战争中,始发于南京的30万征南大军不但为黔中安顺带来了地戏(军傩),还带来了更易普及及传唱的吴歌。历经岁月沧桑,吴歌小调在黔中大地慢慢演变为屯堡山歌。”我省着名民间文化学者余学军说,“吴歌产生于民间,其演唱流传形式,即兴发挥口头创作,口口相传代代相袭。而屯堡山歌保留了这种传统,屯堡山歌演唱者们流传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山歌无本,全靠嘴狠。’”

安顺市文联原副主席吴之俊说:“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屯堡山歌音调有很强的穿透力,无论在田间地头,还是在寨前屋后,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

从事屯堡山歌光碟制作出售几十年的民间文化学者田锦培告诉记者,屯堡山歌是盛行在屯堡人群中的男女对歌,七言四句,有盘歌、飘带歌、滚带歌、排歌、刁歌、结巴歌等之分,多以比兴起笔,间有衍字为衬,唱调简单,内容包罗万象。对唱时多与前一首歌内容相联系,全靠平时积累和现场反应。

“在安顺,屯堡山歌就是整个安顺地区汉族民歌的主流并且普及为一些少数民族共同传唱的民歌。近十年来,屯堡山歌热正在兴起。山歌里饱含着屯堡人的精神情感,是对生活、爱情和民俗的表达。在安顺,山歌与地戏、花灯是屯堡文化的三大内涵。”姚晓英说。


   山歌新韵:农家新貌入歌来
   走在安顺街头,卖山歌光盘的店铺到处可见。而在安顺农村,到处都可以听见山歌。山歌已成为安顺的一道风景,是安顺人一个深深的情结。
   记者曾经在安顺驻站多年,也曾经被安顺屯堡山歌深深感动过。一些场合看到屯堡山歌的对唱,有的歌手还会跺着脚,而旁边,总有一堆人在笑。这样的现场是很撩人的。特别是每年一届的山歌大赛,场面更是激动人心:人们像潮水一般不断地涌来。在有节奏的音乐声中,一对对农民山歌手登台亮相,他们中有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比赛开始了,选手们洪亮的歌声、婉转的歌喉,使欢腾的人海顿时平静下来,人们翘首观望、侧耳细听,惟恐听不清歌词。小孩、大人有秩序地坐在凳子上静静观看。歌手们每唱罢一曲,便会引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整个操场上,歌声、笑声、掌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正月里来正月正,屯堡山歌闹龙门。歌声好比漩溏水,你方唱完我来跟”;“山歌越唱心越欢,柿子经霜蜜样甜。冬瓜经霜似白肉,青菜经霜味道鲜”;“山高林茂好砍柴,河深水急好放排。屯堡姑娘嗓音好,要唱山歌安顺来……”这些顺手拈来的山歌歌词,乍一听,你会觉得曲调似乎太简单了,但当你细心聆听,你会发现,屯堡人确实才思敏捷,“见子打子”,无物不能唱,无事不能表,哪怕是男女情爱,也亦如此。
   “过去,我们唱山歌被称为‘野歌’,很多人家是不准自己的儿女听这歌的。从1996年开始,政府开始重视安顺山歌,我也就开始以唱山歌为业了。”山歌手王斌讲起他唱山歌的生涯。
   “十多年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随着旅游业发展,屯堡文化越来越为外界所知,屯堡山歌也因此繁荣起来。现在的安顺,农家有了好茶饭,还有山歌敬客人。”姚晓英告诉记者,安顺作为贵州龙头旅游胜地,有好山,有好水,再加上优美动听的山歌,使安顺旅游内涵更加具有灵性。
   西秀区文联干部杨十八说,虽说屯堡山歌出自江南,有学者认为它来自吴歌,但屯堡山歌“对歌即赛歌”的传统赋予了它别样的妩媚:带着聪明,带着智慧,带着快捷的反应,对歌的人要是反应慢点,就会落入对手的圈套,惹得观众放开嗓门大笑。
   “改革开放好势头,人民吃穿不需愁。”歌声中,有对改革开放30年农村新面貌的赞颂,有学习党的十七大精神,有宣传计划生育好政策以及对新生活的祝福。悠扬婉转的曲调,如一缕春风融入了每个听者的心中,含蓄机智的应答,更让人拍手嗟叹,暗生敬意。
   西秀区区委常委、龙宫风景管理区书记徐黔安告诉记者,山歌是安顺人民的一道精神大餐,在日常生活中一直深受老百姓喜爱。每到农闲或大型节日,山歌对唱是群众最常用的欢庆方式。好日子离不开山歌,忧伤的事也离不开山歌,连劝架也离不开山歌,久而久之,形成了安顺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
   “改革开放以来,屯堡山歌的创作和演唱,紧紧地贴近时代、贴近生活,使深深扎根于民间的山歌艺术在快速流变的现代艺术中得以发扬光大。”安顺市文明办专职副主任王思霖如是说。


   政府助推:山歌唱出新产业
   “在安顺,山歌已成为一个富民的新兴产业。”姚晓英说,目前,仅西秀区民间便活跃着500多位山歌手,他们中,有的歌手一年纯收入高达5万元。而安顺民间,每年竟要消费上百万张屯堡山歌歌碟。
   田锦培告诉记者,2004年6月,他做出的首张屯堡山歌碟子公开发行,盗版碟随之蜂拥而至,风靡屯堡村寨,屯堡山歌手身价随之大增。这几年,屯堡山歌的歌碟很畅销,这些歌碟有“大地回春”、“贤妻劝赌”、“情歌对唱”、“茶贺歌”、“失足恨”等30多个系列,安顺山歌光碟的消费群体多是本地农民,城区有部分上了年纪的人也喜欢听,另外一部分消费者是来旅游的外地人,还有一些从事屯堡山歌研究的专家。
   安顺山歌热的一个最主要原因还是每年一届的“屯堡山歌大赛。”姚晓英告诉记者,自2003年以来,西秀区每年均要举办一届屯堡山歌大赛,吸引本区及邻县的无数歌手来参加,每年均要推出一批新的获奖歌手。比如今年大赛的主题是“花海看花狂欢,歌海移动尖叫”,把赛场搭在龙宫风景区,企业参与进来,形成了“政府主导,企业赞助,民众参与”的机制。“文联必须站在专业高度引领地方文化产业发展。”姚晓英说,连续七年通过社会化、市场化和专业化的组合,安顺山歌演出市场和队伍已经初见雏形。
   据了解,屯堡山歌大赛使越来越多的人爱好屯堡山歌,很多歌手因比赛成名后迅速获得商机。很多村寨、企业邀请他们去演唱,付给他们薪酬。有些热门歌手非常紧俏,想请还请不到,必须提前半年或者一年给歌手交订金。
   何金菊自2007年以来在安顺都是最火的女歌手,这几年,她每年唱山歌平均收入都在5万元以上,仅今年农历正月到现在,她已经有3万多元收入了。郭平生最近几年每年均有4万多元的歌唱收入,今年他的唱歌档期已经安排到了腊月。此次获得三等奖的江燕子与获优秀奖的马老四是平坝县一对夫妻,今年以来,他俩已有近6万元收入,他们6年前因歌结缘走在一起,这两年,他俩每年平均不下300场演出。双目失明的45岁歌手胡寅宝此次获得优秀奖,他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因为唱歌,他几乎无法想象自己将如何生存,但是,由于有了山歌,他每年的日子过得都很滋润,每年有3万多元的唱歌收入,如今已有10多万元存款。
   文化是一个地方精神凝聚力的载体,政府运用这个载体,一方面推动文化传承和保护,同时,也推动了一个产业的发展,歌手们在歌唱中收获了新房子,唱出了新的生活,唱出了远远高于贵州农民人均收入的产值。这样的结果,体现出屯堡山歌的市场价值。
   安顺市委常委、西秀区区委书记余显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民族民间文化是我们生活中的无价之宝。只有文化才是让这个村庄和那个村庄拥有不同魅力的标志。文化同时还表现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方民众自发的凝聚力。它表达着人们内心的价值观。这也是西秀区努力打造地方文化品牌的前提。为促进地方民族民间文化的繁荣发展,西秀区将继续为钟情山歌的歌手们、热爱山歌的观众们提供大舞台,为这片热土的一切民间艺术提供舞台。同时,通过山歌节的打造探索文化产业的新路子。(沈仕卫 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