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贵州三组原生态选手角逐青歌赛个人单项赛纪实

 



  
   初战:贵州选手成绩喜人
   半决赛,贵州代表队选送的3组原生态选手,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以93.906的分数排名第十一,苗族“游方歌”组合以92.469的成绩排名第十九,“山哥山妹”组合以91.875的成绩排名第二十一。根据原生态个人单项赛赛事规则,第一轮比赛分两场,排名单数和双数各15组将在不同场次举行,6月21日单数选手参赛,6月22日双数选手参赛。贵州3组选手均排名单数,所以全安排在21日晚参赛。三组选手同台竞技,占了当晚整个赛场五分之一的比重。
   21日中午,选手们进入央视,开始作彩排和走台准备。团体赛后,相隔一个多月再回央视,选手们已不再有初来时的兴奋与激动,人人专注于参赛前的穿戴、化妆、练声与心态调整。
   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的选手们在侗语里被称为“腊汉”,12人中有5人是荣获第一届“多彩贵州”歌唱大赛原生态唱法“金黔奖”的“小黄十姐妹”的爱人。此次来京前,他们提前10天集中在贵阳训练。“我出来的时候,我爱人说了,这次要是拿不到奖,回家去我就得交出家长的权利了,所以我们压力大呀!”队员潘春贵告诉记者,女人们在家担负了所有的活路,这次他们必须好好表现,没有退路。好在这些选手人人都是歌唱好手,其中有不少还参加过上一届“青歌赛”的合唱比赛,所以虽有压力,却都显得很镇定。
   “游方歌”组合在团体赛中的精彩表现,使两位选手一下子成了贵州的名人。回到家中的这1个多月里,他们处处受人关注,贵阳市一家企业还表示愿意出钱打造他俩。男选手潘兴周这一个月可谓喜事连连,他原来所在的单位是三都自治县艺术团,现已正式调到黔南艺术团。经历团体赛后,以前一上台就紧张的女选手余秋阳也显得镇定了许多。他俩很自信他们能够杀入12强。
   “山哥山妹”组合也信心百倍。“我们一定要把最精彩的一面表现出来。”
   当晚的比赛,确实如选手们所说,每组选手都表现得很精彩。第九个节目登台的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演唱侗族大歌《酒桌大歌》,将3根长木凳、12个草团、1个大酒坛和12只土碗搬上舞台,酒坛里盛满了从家乡带来的糯米酒。一上舞台,草团上坐定,12位歌者立即就进入了在家乡鼓楼里唱歌的状态,一边举起土碗互敬,一边摇头晃脑开唱,唱到中途,扬起脖子把碗里的酒喝干。他们的演唱,真实而不做作。最后,获演唱分97.656分,模唱得分0.23,总分97.886分,获得当晚第7名。第十一个节目出场的“山哥山妹”组合演唱《哭嫁歌》,张琼珍、任淑芳和张美艳等3位女选手一上台便发出悲声,凄美的哭嫁歌深深地感染了现场观众,她们的哭真情流露,眼眶里满含泪水。“山哥山妹”获演唱分95.856分,模唱得分0.22,总分96.076分,在当晚排名第十一;第十五个节目出场的“游方歌”组合演唱《你像一朵花》,把假声示爱、颤声传情的苗族情歌唱得风声水起,两人在唱歌过程中互相交换手镯和刺绣,把一个相亲相爱的场景淋漓尽致地给予展现,他们获演唱分98.181分,模唱得分0.20分,总分98.381,在当晚暂时排名第三。
   22日晚,第二场比赛以后,苗族“游方歌”组合名次排到第六,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排到第十,这两组选手成功入围12强。而“山哥山妹”组合则从第11名降到了第21名,遗憾地止步于12强外。
   首战赛场:贵州文化成焦点
   21日晚,长达3个小时的比赛中,场外点评嘉宾点评贵州节目所占点评时间竟达一半,其中重点点评了贵州侗族大歌和游方歌,主持人在现场也特意与“游方歌”组合和“山哥山妹”组合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对话,这3组贵州节目成为当晚关注度最高的节目。
   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演唱时喝的酒,满室飘香,以至于评委、主持人、场外嘉宾都把酒当成一个引子来挑起话题。
   演唱结束后,主持人董卿走到台前,拿起歌手们手中的碗闻了闻,惊讶地说:“原来是真酒呀!”
   答题选手陆永华抽到的题是模唱一个秧歌调,音乐素质评委赵易山说:“我这儿都闻到酒味了,无酒不成歌,你喝了酒以后还能答得这样好,可见那酒对听力还是有一点点作用的。”
   董卿向观众介绍说,这些小伙子来自贵州黔东南州从江县小黄村,小黄村那可是很厉害呀,3000多村民,人人会唱侗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张口就能唱。董卿从队列里把年龄最大的选手潘老现拉了出来,她说,老现是这组选手里年龄最大的,别看他个头不高,他在村里职位挺高的,是他们这个村里所有歌队的队长。又调侃道,“可有权利了,调配好几千人哩。”潘老现操着不太纯熟的普通话说,“对,每次村里有重大活动都是由我来担任主持人。”
   轮到场外嘉宾点评,对侗族大歌又是很长一段对话。
   第二现场嘉宾之一是我国着名词作家、音乐制作人陈哲。另一位嘉宾是已经80岁高龄的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研究员田联韬。
   朱迅说:“侗族歌队的酒香都飘到第二现场来了。刚才侗族大歌登场时,着实让我们场外的点评嘉宾兴奋了一把。陈哲老师,你一直在西南的大山里行走,你是不是也去过贵州黔东南的大山,在黔东南的村村寨寨里喝过酒哇?”
   陈哲说:“是的。那一带跟广西一带是侗族聚居区。我去一看,发现村村都在唱歌,姑娘和小伙子,谁都唱得起劲。”
   朱迅说:“陈老师,你进寨的时候是不是要唱几道歌喝几道酒?”
   陈哲说:“那就是拦路歌。你到那儿,姑娘小伙唱着拦路歌,叫你喝拦路酒。一般是七八个姑娘,一人抬一杯,你都得喝。”
   田联韬说,从江县村村寨寨都有很着名的侗族民歌。刚才说的拦路歌,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介绍出来的。侗族大歌,我以前听过,有好多种。有声音大歌,有鼓楼大歌。酒桌大歌我是第一次听到。但是男声大歌,我知道是传统,历来就有的。男声女声分组的,有青年组的,有成年组的,小孩组的。他们衣着这么统一,音色这么统一,情绪这么饱满,这并不奇怪。
   朱讯:“下午我问过他们,我说你们是排练过的?他们说,我们的生活就是这个状态。而且,小孩有小孩的歌,二十岁有二十岁的歌,老了就可以唱老汉歌了。”
   陈哲:“可以这样说,他们排练是这样,但是他们是按生活来的。”
   朱迅:“他们一位歌手告诉我,他们家里人,爸爸妈妈对他有什么意见,要批评他,也是唱着歌批评,他顶嘴的时候也唱着歌顶嘴,你说这一家人在一起多开心呀!”
   当“山哥山妹”组合登台演唱完歌曲后,主持人董卿又专门为“山哥山妹”秀了一把。现场,三姐妹唱得动情,还真哭了。
   董卿走上前说:“我觉得我们原生态唱法就是这样,生活当中的悲欢离合,就这么直接地就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想问问这几位姑娘,为什么哭了呢?”
   选手任淑芳说:“因为在我们那儿,姐姐要出嫁了嘛,从小玩到大,肯定会非常地伤心。”任淑芳说着说着又想哭了。
   董卿问:“你当时嫁出去的时候,就是这么哭的吗?唱了多长时间呢?”张琼珍回答,“半个月。”
   董卿惊讶,说:“每天都在哭,见人就哭呀?”张琼珍说:“对,见人就哭。比如您去了也哭,评委去了也哭。”
   董卿说:“哭了就唱,那要唱多少首呀?”张琼珍回答:“见人就唱,上百首吧。”
   最后一个出场的“游方歌”组合又掀起了好一阵热潮。
   董卿模仿了两人唱的颤音,然后说:“心都颤了,我听说,你们俩生活中就是一对,真的是这样吗?”
   选手潘兴周说:“上次我们得到各位朋友、还有各位老师的鼓励之后,我觉得我们有一定的进展。”
   潘兴周的回答让观众一阵大笑。
   董卿笑问:“谁鼓励你们了?”
   潘兴周说:“上次观众们好像觉得我们两个挺般配的,给了我们很多的掌声。回家之后,她的父亲专门请我吃了饭。我觉得我们两个参加‘青歌赛’,收获太大了。他父亲对我特别好,叫我们赶紧结婚。我们那儿,外出打工的人太多了,游方场的人少了。我觉得非常遗憾,但是在游方场碰到了她,现在又通过‘青歌赛’走到了一起。
   接下来,第二现场又点评游方歌。
   朱迅:“刚才这几组选手真厉害呀,一下子占据了前几位,特别是‘游方歌’组合,给了我们太深的印象,把我们80岁的老人家(指田联韬)一下子唱回了二十岁。田老师,你是不是也去过游方场呀。”
   田联韬:“对,1963年,我就到了黔东南的雷公山,那儿属于雷山县。在雷公山的山顶上,我去那里采风。晚上,小伙子们去游方,我就跟着他们去。”
   朱迅:“你去,和他们一起唱吗?”田联韬:“我不会唱,我听他们唱,打着手电筒记谱。”
   朱迅:“人家唱情歌,你记人家的悄悄话呀?哎呀,太有意思了。所以今天才有那么多的民歌传承。”
   决战:一铜一优收进囊中
   6月23日,晋级12强的苗族“游方歌”组合与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再次走进央视休息间,开始第二轮大赛的准备。指导老师沈健坤、王德文、柴永兴等依然陪同在选手们身边。
   最后一搏,将产生金、银、铜奖及优秀奖,选手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终于捱到了晚上。
   此场比赛,“游方歌”组合第九个节目出场,演唱《家乡是个好地方》获演唱分98.75分,获重新排名第五,入围6强。进入第二环节后,“游方歌”组合命题对话获0.17分,以总分98.92的成绩依然排名第五,摘得铜奖。30进12获排名第十的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第十个节目出场,获演唱分97.45,排名第八,摘得优秀奖。
   “游方歌”组合的成绩从半决赛第19名一下子跃到个人单项赛第一轮第6名,最后又以第5名的成绩摘取铜奖。此轮赛场上,女选手一身锦鸡服饰引起了主持人的注意。余秋阳也借此机会向观众介绍了家乡丹寨县的锦鸡文化。
   在第二环节命题对话时,答题选手潘兴周给观众讲述了他父亲教他学歌的故事。潘兴周说,他父亲是当地非常出名的苗族歌手,他小的时候,经常看到父亲在家里陪客人喝酒时,与客人用苗歌对歌,他觉得那歌声真好听,但是,当他提出要向父亲学歌时,父亲没有答应,父亲要他好好学习,不要分心。但他还是止不住偷偷地学了。后来,他参加了县里的比赛,拿到了三等奖的成绩。这个成绩让父亲很惊喜,便答应了教他。他从父亲那儿学到了歌,后来两父子都参加县里的比赛,结果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夺得二等奖,父亲只得了三等奖。
   文化素质评委余秋雨对潘兴周的命题对话非常满意,说他在短短一分半钟之内讲出一个民族文化传承的大主题,0.2的命题总分给了他0.17的成绩。
   而从江小黄男声侗歌队在赛场上的表现也同样精彩。小黄侗族大歌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多次参加全国汇演,走向全国。近几年还冲出山门,走向世界。小黄侗族大歌的名声越来越大,吸引了众多的国内外艺术家。专家们都认为侗族大歌是侗族文化的精华,是中国乃至世界音乐文化上不可多得的珍宝。在无缘6强离别舞台时,选手陆永华面向全国观众说:“我没有什么遗憾,我们无拘无束地在舞台上将我们的侗歌向全国观众展现,我们很满足了。”
   一铜一优两块奖牌,是目前为止这届“青歌赛”贵州代表队夺得的最好成绩。“青歌赛”原生态类别评委,贵州省文联副主席、省音协主席崔文玉告诉记者,原生态类别比赛,展示的意义重于比赛,贵州3组原生态选手在赛场分别展示了贵州侗族、苗族和土家族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让自信的贵州一次次地在观众视线里得到强化,这比得奖的分量要重要得多。(沈仕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