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龙里平坡苗族农民画产业大放异彩

 


平坡苗族农民画作品。

平坡苗族农民作画时的情景。


   这是一种独特的美术作品:放牧归来、田间耕作、苗乡风情……。潇洒恣肆,生机盎然,于质朴中展现精巧,于原始中渗透着现代气息。这就是被誉为“东方的毕加索和马蒂斯”的龙里县巴江乡平坡苗族农民画。
   近年来,经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大力宣传和龙里县的倾力打造,异军突起的平坡苗族农民画正逐步走向市场、形成产业,成为龙里乃至贵州省的一张文化名片。
   然而,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在多元艺术形式及面向市场的背景下,平坡苗族农民画正面临一系列的隐忧。
   创作之惑:定位及发展矛盾
   平坡苗族农民画源于自然,纯真质朴,是一种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农民艺术品。而今天,在城市化浪潮下,农民身份逐渐解体,许多公务员、教师、干部也加入了创作的队伍,农民画的生态也发生了变化,原生态的农村环境、农村生活场景在慢慢淡化,农耕、捕鱼、养蚕、建房、喜庆、婚嫁等农民画主题逐渐失去活力。这些变化,给农民画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
   近年来,平坡苗族农民画有了长足的发展,产业化推进已是一种趋势。龙里县政协副主席陈光荣介绍,2006年,平坡村被确定为“龙里县民族文化创作基地”,农民画从普及走向提升,但是,一些农民画家开始努力改变自己的风格,逐渐走向装饰画的道路。“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农民画失去本体的特色,短期内或许会有经济效益,但长远看,路将越来越窄。”如何处理产业化与保持艺术特色的矛盾?陈光荣认为,要处理好画家与产业化的关系,发展产业可以从开发农民画的衍生品上入手。
   产业之困:市场化举步维艰
   “艺术只有走向市场,实现产业化,才会有更强的生命力。”农民画研究专家左汉中说。
   如何让平坡苗族农民画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相关部门和画家们一直在做着积极的探索和尝试。2006年3月,平坡村成立了贵州省首家村级农民画协会,对推动平坡苗族农民画大众化、市场化,走出了一条新路。
   “协会只是一个民间组织,虽然在农民画队伍培训、组织创作和对外宣传销售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但离产业化还有距离。”协会负责人王朝英说。
   2007年元月,龙里县出资1.5万元,扶持平坡苗族农民画画家兰开筠在县城开设平坡苗族农民画画廊,作为对外展示、销售农民画的窗口。平坡苗族农民画由此走出小作坊闯进大市场。此外,兰开筠还借助朋友力量在省城的一个店面搭销农民画。目前,画廊一直在艰难经营,呈现“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尴尬销售形势。
   笔者了解到,平坡苗族农民画按目前的销售途径来看,首先是机关、单位或社会团体组织的各项活动中的礼品销售,其次是来龙里旅游的人士购买,再次是通过各种展销活动和代销点组织销售,但销量相当有限。去年,这三种销售途径各占了年销售量的三分之一。
   发展之路:放眼市场天地宽
   “对于如何提高农民画的艺术水平,真正把农民画创造成一个优秀文化品牌,我们做了许多努力,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就是缺资金和市场营销人才和策划人才。”龙里县委宣传部部长刘峥嵘说。
   专家建议,现阶段可利用农民画艺术价值高、市场开发前景好的优势,用市场运作的方式,走“农民为主体,政府当后盾,市场为导向”的发展道路。(莫伯平)
   来源:贵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