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民族工艺品市场探索的荆棘与鲜花之路

导读:我省民族文化遗产开发利用的产业化程度不高,产业化运作面对低端市场,很多珍贵的文化产品还在当成“菜”卖。
  编者按
  我省民族文化遗产开发利用的产业化程度不高,产业化运作面对低端市场,很多珍贵的文化产品还在当成“菜”卖。文化产业化的运作不好,一方面对民族文化的保护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将难以为继。
  在民族文化产业化进程中,必须深入挖掘贵州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要轻易为迎合市场而放弃民族文化的核心价值。今年出台的《贵州省文化产业发展战略规划纲要》从全球化的视野,着重梳理我省文化产业发展的各种可能和创新思维,从可持续可操作的战略高度,定位我省文化产业集群发展,“十二五”期间是我省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时期。
  贵州文化近年来实现了多元文化前所未有的彰显,重塑了贵州文化的自信,我们期待在未来的五年里,贵州人能走向真正的文化自觉,形成精神动力,助推贵州文化事业实现大发展、大繁荣。


牙舟陶:从传统文化走向现代产业路径

以面具为题材的牙舟陶酒壶


  历经百年的嬗变,牙舟陶的发展之路已经从单一走向多元,从传统文化坚守,漫步走向现代文化产业的路径探索。
  走进平塘县牙舟镇,在外来投资厂、本地人办厂和家庭手工作坊里采访,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三家各有发展路径,一家看着一家好,都想拓展做更好的产品,拓展更大的市场。但是,无论是以市场为导向,还是以文化为坚守,他们既看准自己的市场定位,也注重在传统牙舟陶文化中寻找产业的生命力。
  在这里,我们看到一种传统与现代的混搭,技艺与市场的革新。
  晨光打在贵州牙舟陶瓷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兴陶村苗族妇女史秀英正雕刻一个酒瓶,非常专注,俨然眼前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正是农忙季节,史秀英请了两天假收完了稻谷。“有时忙不过来,就请人帮忙,按照当地行价,每天每人60元报酬。”“订单多时,得及时赶出来。”手下的龙、凤一会儿便立体呈现眼前。从传统农民就地转换为产业工人,在她看来,进入厂里工作,是一种责任。
同村的布依族妇女卢开花在旁边快速打胚。“家里没有土地,我的活路要轻松点。”卢开花爱人在外打工,一只手受伤,成了残疾人,只能在家照顾孩子。她来上班,靠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能养活一家人。
  环顾四周,厂里流水线生产,20多个工人都是附近村村民,各自忙碌着自己的工种。“那边有一个雕得特别好的师傅,很年轻。”她们说起师傅,很佩服。希望自己的技艺也能这么好,工资才高。
  “村里做的是古老的,我们做的是现代的。”史秀英说,古老的和现代的陶器,上的釉不一样,做的东西不一样,花纹也不一样。
  “有个叫张禄麒的人,是个传承人,你去找他嘛。”史秀英说村里还有很多人在做土陶。 省级传承人张禄麒开办的牙舟工艺美术陶瓷厂外围围墙上,镶嵌着30多件陶麒麟和陶斗牛。墙上端正地挂着一个文化传承人的牌子。墙上、地上,散淡摆放的土陶,让参观者片刻触摸到厂子对工艺品探索的历程。
  老板娘罗龙萍说:“现在根本不愁销,反而愁的是做不出来。”北京、上海、广州,甚至香港都有客人找上门来订购。只是厂里只有20多号人,每天都忙不过来。厂里给工人开计件工资,老技工月薪1万多元,普通工人是1500元左右。
  “要是银行能多贷点款,让我们有能力多生产陶工艺品就更好了。”罗龙萍说,投入一个设备就需要几十万元,资金比较缺乏,只有自己慢慢做,而没有资金买设备,产品质量不能稳定。
  “有人找我投资,我没有答应。”罗龙萍觉得这些投资者对牙舟陶的文化还是不够了解。罗龙萍家选择走文艺路线,不做日用品,也不做大批量的产品包装,精准定位自己的发展路线。 张禄麒的哥哥没有参与到家庭的集体经营,而是自得其乐地延续自己的家庭作坊,每月做100来件,坐在家里等客人来拿。 我们见到他时,他正专心地雕刻一个“二龙戏珠”。“老的产品,不想做了。”面对这个新的艺术品,很是专注。 “想做有工艺的。”他说,“老产品销路可以,就是不想做。我自己有作坊,每月做100来件。” “我11岁开始学,3年出师。”老婆在家种地,张禄红做手工。娃娃们嫌做陶工资低,宁愿出去打工也不做这活路。虽然次子张胜波喜欢做,在学校比赛还得了第一名,但他还是担忧以后没有传承人。
  “市场没有打开,只有市场打开了,才能增加收入。”他期待牙舟陶的市场经营得更好。 到小作坊主钟成熊家,了解到牙舟陶家庭作坊的产品比较单一,有香炉、烟斗、盐罐等,价位低,几毛到几元一件产品,销往广西、缅甸等地,供不应求。
  “有没有成品可以买走的?”看着遍地堆满的半成品,我们问。
  “都卖光了。”59岁的钟成熊自豪地说。1986年从倒闭的牙舟陶厂回家,钟成熊就坚持做这些村里少不了的生活用品。
  600年前就销往东南亚了,走内地市场广西等地也有上百年历史。像老人一样,牙舟陶作坊式生产还在靠传统市场的延续生存。
  老人特制了几样陶器,要送到贵阳参加多彩贵州两赛一会。老人端来凳子,小心地从一个柜台上捧下一件件精美的器物。荷叶、青蛙酒壶,别致的创意和设计里借助了古老工艺技术,十二生肖惟妙惟肖立在盘子沿口。一个大象酒壶上,大象妈妈是身,大象娃娃是壶盖,这些都是老人和儿子精心制作的作品,极具淳朴的民间风格和唯美的艺术想象。
多彩贵州两赛一会激活了古老的土陶工艺,虽然,在做着土陶的日常小件,并不妨碍传统民间工艺人做精美的工艺品。
  钟成熊随手在电视机上捡了一个陶罐送给我们作为纪念。陶瓷上,有闲散的蓝色小野花在灵动地摇摆,乳白色的瓶身上一行蓝字: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个小小土陶,是其儿子做来玩的小件。这恰恰就是钟成熊和大多数牙舟陶艺人的状态,无论面对何种现实,都以自己的方式顽强地生活,积极地应对,在传统的经验和现代的市场中寻找适合自己、走向未来的发展之路。
  来源:金黔在线-贵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