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在坚守保护中发展创新
——观第五届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的思考

 随着我省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加快发展,民族文化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已成为推动民族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标志,成为展示贵州民族文化成果的重要窗口,成为全省各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成为展示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重要载体,成为创新民族文艺品牌的重要途径。

   贵州省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于10月18日在贵阳拉开帷幕。本届会演由贵州省民委、省文化厅、省广电局、省委宣传部主办,历时10天的会演,贵州省9个市(州)和贵州民族大学演出10台各具特色、形式多样的精彩剧目。参演的10台剧目分别是:黔西南州的布依戏《谷艺神袍》、黔东南州的歌舞音画《银秀》、遵义市的歌舞韵《道?仡佬?真》、铜仁市的花灯戏《严寅亮与“颐和园”》、黔南州的舞蹈诗《水家人》、安顺市的歌剧《亚鲁王》、贵阳市的歌舞诗《黔灵?溪水》、毕节的彝族婚俗歌舞《阿媚恳》、贵州民族大学的歌舞诗《鼓道苗疆》、六盘水市的歌舞音画《梦向凉都飞》。10台剧目中有歌剧、歌舞剧、歌舞诗、花灯剧以及布依戏等;剧目涵盖了苗族、布依族、彝族、土家族、水族、仡佬族等单一少数民族的剧目,同时也把苗、侗等民族剧目内容进行融合,开创了综合剧目与主题剧目结合、现代题材与历史题材并进的新局面。
   按要求,本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参演剧(节)目一是少数民族题材,并为第四届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以后创作的作品,包括: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等各种艺术形式;二是参演剧(节)目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鲜明的地方特色和强烈的时代气息,体现继承传统与发展创新相结合。尤其是注重选送利用本地原生态艺术及列入国家和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项目进行创作的剧(节)目参演;三是围绕内容健康、作品创新、形式突破的要求,加大对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优秀艺术人才的培养,力争出新人、出新作、出精品;四是演职人员中少数民族的比例占2/3以上,每台剧(节)目不得超过90分钟,也不得少于75分钟。省筹委会对于各地创编的剧(节)目严格把关,经有关专家进行初评并提出指导意见后实施。同时,还组织有关专家进行巡回指导。
   经过紧张的角逐,本届文艺会演产生剧目金奖3个、创作金奖3个、表演金奖4个三大类及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最佳音乐奖、最佳舞美奖、最佳演员奖5个单项奖。来自全省各地及贵州民族大学的近千人参加演出。
   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每四年举办一次。迄今已成功举办五届。本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加大力度打造艺术形式多样化,力求把全省各民族独有的、认同的、接受的艺术形式展现给全省人民。举办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随着我省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加快发展,民族文化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已成为推动民族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标志,成为展示贵州民族文化成果的重要窗口,成为全省各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成为展示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重要载体,成为创新民族文艺品牌的重要途径。
   举办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若干意见》的有力举措和实际行动。本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参赛作品的另一大亮点是各代表团都普遍注重了参赛作品的长期效益和后续利用,从一开始就立足长远,不再是就比赛而比赛,而是将参赛剧(节)目与打造地方文化品牌和旅游产品紧密联系,积极探索艺术精品与艺术商品的结合和高雅艺术与市场运作的结合,计划通过以后的驻场演出、专场演出等方式,宣传地方民族文化、文化名人,提升地方知名度、美誉度,促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充分考虑了剧(节)目的后续利用。为了让更多人欣赏到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艺术魅力,贵州省文化厅“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技术平台与腾讯网络平台对文艺会演进行全程网络直播。加上微信、微博互动,通过这次会演了解一场场精彩的演出。扩大了本届文艺会演的知名度、美誉度。纵观此次会演,有如下思考:

充分认识挖掘地域少数民族文化的重要性及迫切性
   贵州省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全国56个民族,贵州有54个,有53个少数民族。从贵州省统计局发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系列分析报告中了解到,我省少数民族人口总量在全国排第四位,比重排第五位。全国56个民族中除塔吉克族和乌孜别克族外,其他民族在贵州均有分布。该分析报告指出,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贵州少数民族常住人口呈现数量减少、占总人口的比重下降等新特点,这也是我省少数民族常住人口数量在历次普查中首次出现减少。2010年全省常住人口中,各少数民族人口为1255万人,占36.11%,同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相比,减少79万人,比重下降2.24%。目前,全省民族构成仍以汉族为主体,其中汉族占常住总人口的63.89%,各少数民族常住人口中数量排前5位的依次为苗族、布依族、土家族、侗族和彝族,这五个民族人口合计占少数民族人口总量的82.09%,2010年少数民族人口总量,贵州占全国的11.03%。
   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是各民族人民的精神财富,也是民族地区科学发展、后发赶超、同步小康的重要优势。勿庸置疑,“多彩贵州”推广九年以来,贵州的民族文化品牌打造有了长足的发展,“多彩贵州”通过开展声势浩大的歌唱大赛、旅游形象大使选拔大赛、舞蹈大赛、国际摄影展等 不同主题的“多彩贵州”系列活动,挖掘、展示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如今,“多彩贵州”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人士的关注,正成为越来越亮的文化品牌。随着现代化的强烈冲击以及国家和社会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着力弘扬的双重作用,使当前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呈现出复兴、衰退和变异并存的状况。而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这种状况将持续存在并加剧或扩展。
   现代化的推进过程中必然伴随着对传统文化的冲击,这是世界现代史和当代社会发展中极具普遍性的问题。不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不论占人口多数的民族还是少数民族,都是如此。在我国改革开放引导的现代化进程中,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交流空前扩大,各种现代传媒的传播速度和传播范围达至空前,各种传统文化受现代文化的冲击也都达至空前。目前,贵州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已面临危机:一些民族歌谣、曲艺、传说等开始失传;一些精湛的民族工艺和建筑开始衰微;一些灵验有效的民族医药失去了市场;一些有利于培养人类美德的传统礼仪和习俗被逐渐废弃;一些民族歌师一个个离世,非物质文化“人死艺绝”、“人死歌亡”的状况有增无减。
   当各类商店、餐馆、旅馆、卡拉OK厅、手机、电脑、微信等进入他们的生活之后,要去深入农村收集民俗文化及口头文学和当地各民族传统文化时,要想真正了解到当地各民族系统、完整的传统文化,尤其是隐文化,已经相当困难。从我在近30年在民族地区的直接感受来看,传统民族文化色彩在大多数地区都已很不明显。今年春节期间,笔者去黎平岩洞从江小黄和榕江苗寨,民族节日、风俗都不同程度地消失。正受着现代文化的冲击和威胁。我们应站在国家安全的政治高度,重视对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发展的工作,守土有责,重如泰山。

如何挖掘、保护、弘扬民族传统文化
   我国社会主义的民族政策是促进民族繁荣的政策。这种繁荣既包括政治、经济、科技教育和思想道德水平及人口规模和素质等方面的全面提高,也包括各民族优秀文化的充分发展。因此,党和国家历来重视民族文化的保护、继承和弘扬,改革开放以来尤其如此。
   纵观第五届全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的10台节目,各市、州都在对优秀文化遗产实施有效的保护、整理和提高。如进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布依戏的有效传承,正以培养扶持册亨本地艺人文化馆工作人员的形式推出。应该说,《布依神袍》的意义不仅是推出了一台现代布依戏,更重要的是让所有的编导演人员感受对本土文化坚守的责任和使命。一个没有使命感的文化是没有生命力的。从这部戏,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布依族同胞对自已文化的钟情和深爱。
   被誉为继中国少数民族的三大英雄史诗《格萨尔》、《江格尔》和《玛纳斯》之后的贵州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是有史以来第一部苗族长篇英雄史诗,其主角苗人首领亚鲁王是被苗族世代颂扬的民族英雄。它一般在苗族送灵仪式上唱诵,仅靠口头流传,没有文字记录。传唱的是西部苗人创世与迁徙征战的历史。《亚鲁王》于2009年成为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重点项目,并被文化部列为2009年中国文化的重大发现之一,随后被纳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亚鲁王》第一部田野搜集成果2012年2月由中华书局出版。2012年2月21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的《亚鲁王》出版成果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此项工作一直受到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我省着名专家、开元棋牌坑人骗_开元棋牌三公透视挂_ky开元棋牌网址副会长余未人和苗族青年学者杨正江等为此付出艰苦的努力。此剧搬上第五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舞台让观众眼球为之一亮也捧得剧目金奖。但作为贵州民族文化精品打造,专家学者更期待真实在舞台上再现亚鲁王时期的天下大同文化同源的最高境界和民族精神气概。虽然对今后的打造有一定的难度,但体现了传承优秀少数民族文化的真正价值认同。
   本届会演,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以往的基础上,各地州市力图在展示本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个性和特色下功夫。体现人们对保护民族文化高度的自觉性。

在坚守保护中发展创新
   在现代化的强烈冲击和国家及社会各种力量自觉保护的双重作用下,当前贵州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呈现复兴、衰退和变异三种现象。凡此种种,都是传统民族文化正在得到复兴的表现,甚至可以说,当今的民族文化正处于繁荣和发展的最好时期。正因为如此,当今中国各少数民族文化也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汇入普同文化,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可。但是毋庸讳言,与上述复兴的景象相悖,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也面临着相当的衰退局面。现代文化不断增多的过程也基本成为传统文化衰退的过程,而且,与复兴相比,衰退似乎更为强烈。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各地传统文化的衰退正是在各种挽救和弘扬措施不断实施时发生的。以黔东南的侗族大歌现状为例,因为其蕴含内容的丰厚、珍贵和在世界音乐史上占有独特地位,也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然而在一台晚会中,侗族大歌的演唱纯是放录音,而且侗族服饰的演绎已是面目全非。如此发展下去,将不复有侗族大歌存活民间。
   其二,传统服饰、节庆等正在咄咄逼人的‘现代趋同’浪潮冲击下消失和隐退。(注:杨福泉:《论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少数民族》《思想战线》1998年第5期)。毋庸讳言,民族文化和经济活动的结合促进了经济的增长,也使民族文化得到了传扬。但因为这种结合一开始就是以发展经济为主要目的,因而这里的文化传扬就不能不带有与本族实际生活脱节的强烈的功利主义色彩。这些现象说明,当今传统民族文化表现出来的复兴,更多还仰赖一种表层的人为造设,在它下面还泛动着衰退的潜流。
   民族传统文化的衰退是指这种文化的减少和消失。然而,有些现象其实不是衰退,而是变异。因为许多传统文化成分在实际生活中并没有减少或消失,而是与现代生活相结合,使自身得到了适应新环境的演化变迁。如土家族过去有迎请“土老师”的习俗。土老师被认为是神的代言人,是祛鬼邪、求吉祥的神的化身。因此,人们凡遇到疾病、灾祸,都认为是碰到了邪魔鬼怪,必定要请土老师司法驱鬼,消灾免难。现在人们仍请土老师,但用意大多是办喜事图吉祥,或为12岁的孩子“度关煞”,盼其长大成人;或为耄耋之年的老人冲傩还愿,祝其健康长寿。其形式活泼、优美滑稽,使参与者都能感到愉悦满足。(注:参见李霞林:《土家族风俗习惯与精神文明建设》,《贵州民族研究》1999年第1期。)不少民族地区的群众仍然保持着传统服饰,但在款式、质料和制作方式上已发生了变化,揉进了现代技艺和时尚。
   这一点,强烈地表现在本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如黔东南代表队的《银秀》舞台上呈现的服饰都已十分考究并具有了相当的现代气息,音乐和舞美已将许多传统音乐引入了西洋乐器和流行音调,许多艺术形式得到了改造、填充了新的社会内容等等。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变异是传统文化在新形势下得以保留和发展的重要途径。但也可以这样认为,在现代文化对传统文化的渗透、冲击愈演愈烈之时,我们如何面对这些渗透和冲击?从而减少对传统文化尤其是在特定社会和自然条件的产物的民族文化保持让它生长的土壤至关重要。如果说,由于发展的局限,我省相当一部分民族地区至今还相当封闭,生产力水平和生活水平还很低,保持传统文化的完整性还有着适宜条件的话,那么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重心的西移,这种状况将迅速改变,但这也意味着传统文化的生存环境将面临更严重的威胁。
   21世纪是信息社会,面对随现代传媒大量涌入的外来文化,传统文化如何应对立足,是一个严峻考验。作为高效的信息传载工具,如何有责任地坚守传统文化,在民间艺术、习俗、礼仪、服饰、建筑中宣传展示,不但将大大扩展中国国际传播的深度和广度,这将直接导致作为交往工具的语言和行为方式的普同化。又如《布依神袍》中的唱腔应用布依语,但为便于观众听得懂,念白又是普通话。这不仅相对应汉语言在少数民族地区进一步得到推广,还可保护弘扬少数民族文化。
   由于族际交往日趋广泛,原来在不同民族或不同地区流行的行为方式、价值观念、礼仪习俗等将趋向普同化,或者在当地民族和地区文化基础上吸收新的文化要素,形成传统文化的变异。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弘扬保护也基于各少数民族对繁荣自身的意识增强。这使得各民族人民在文化上表现自己、振奋自己,并藉以增强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的要求。所谓的“文化民族主义”是一种具有世界性的倾向,它是世界在向全球化推进过程中各民族为追求个性和自身利益努力在文化上张扬自己的表现。我省少数民族对传统文化复兴的要求既是民族发展的正常进程,也显然与这种文化民族主义的潮流合拍。
   我省对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发展还具有良好的基础。各地有关部门已给予了相当的重视,并在具体的政策措施、财政投入、组织协调等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因此,在未来的发展中保存、摒弃和弘扬并举;传统和现代结合,引导健康变异,在坚守中发展创新,如许多正在衰退的传统文化其价值不是现实的,而是历史的。如旧的生产工具和生活器具,它们都有浓郁的民族文化特色,在现实社会中它们已失去了原有的使用价值,但却忠实地反映着某一或某些民族的生产生活状况,印刻着这一或这些民族的历史痕迹。又如一些已经不再使用的文字和无法传承的技艺、艺术、原始宗教及礼仪等,它们都是各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反映着民族特色,也记载着人类的文明。对这些文化内容应该采取保存的方针,即要尽力使这些即将消失的且不可能再生的文化成为“标本”保留下来。要充分认识到这些东西的价值和不可再生性。应通过适当的形式,投入一定的人力和财力进行抢救性的记录和保存。博物馆、影视、文字档案、文物收集等都是有效而应该充分利用的手段加以保护。
   传统文化并不等于优秀文化,不等于文明。但优秀的文化成分,既体现着民族特性,又属于民族文化的精粹。对此应采取的态度只能是弘扬。实际上,在现代化过程中,不管人们是否意识到,各民族传统文化的变异都在发生,因为不与现代文化相结合,不从现代生活中汲取养分的文化都将走向枯萎。但我们在这方面的态度应该是鼓励变异、引导变异。鼓励变异是说应该赋予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的结合一种主动意义、自觉意义;引导变异是说我们追求的变异应该是健康的、积极的,而不能是消极和腐朽的。这里,应该强调要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的总体目标来规范变异。此外,引导变异也要注意处理传统成分和现代成分在新文化形成中的关系。
   我们所希望的新文化应该是向未来的以传统文化为底色的现代文化。在此过程中,如何利用外来力量又能将当地各民族文化工作者和民间艺人组织起来,使其成为保存民族传统文化及进行这方面教育的骨干力量至关重要。我们更希望培育新的“文化积淀场”;如定期举办民间文艺调演,聘请民间老艺人培养民族文艺新人等等都是对保护的一种具体的“接地气”,藉此希望贵州的少数民族文化在坚守保护中发展创新,真正促进各民族传统文化的繁荣。

(段丽娜) 作者为开元棋牌坑人骗_开元棋牌三公透视挂_ky开元棋牌网址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